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妖孽王爷的双面宠妃 > 正文卷 第106章 情为何物
    他倒不是怕哥舒?#27663;?#30340;事暴露之后,玉穹跟燕歌两国再起什么战祸,只是担心自己使用禁术的事曝光之后,会引来一

    些麻烦。目前他还需要这个国师的身份,来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御暖儿抿紧了嘴唇,贴在他身边,换了乖巧温柔的语气,“是,我会注意了。别生我气了,如果师父让我嫁他,那我

    就嫁。不过我的心,还有我的人,永远都只属于师父……”说着,她踮起脚来,凑上前,亲吻着他的脸颊。

    尹?#26377;?#30340;脸颊微凉,在御暖儿主动献吻之下,也不为所动。

    御暖儿小心翼翼地勾着他的脖子,见他虽没有什么?#20174;Γ?#20063;没拒绝,便愈发大胆地,慢慢吻向他的唇。原来跟?#19981;?#30340;

    人做这快乐事,是会上瘾。

    若此时,尹?#26377;?#26159;一块冰,御暖儿便是熊熊烈焰,不消片刻,便能将这冰块融成?#20154;?

    尹?#26377;?#25152;练法门,守身多年,但并不代表他能真的断了欲念,他也是男人。男人的欲望,很多时候并不是受自己大脑

    控制。

    御暖儿一双手滑进他道袍的衣襟里面时,尹?#26377;?#28145;吸了一口气,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抱进内殿。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才一前一后从里面出来,御暖儿笑得甜丝丝的,还一边低头整着自己的衣裙。

    尹?#26377;?#25289;开殿门,送她出去。御暖儿站在门口,还?#34892;?#24651;恋不舍,回头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尹?#26377;?#20280;?#32844;?#22905;把

    额前一缕落下来的发丝别到耳后,轻声说道,“乖,快回去吧。”

    御暖儿心里一动,忽然忆起当年母妃过世之后,没多久她被送到宝华法殿来拜师,初见尹?#26377;?#30340;那光景。

    ?#31508;?#20182;的神情跟语气,说了些什么话,她虽然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似乎就是今天这个样子,让她觉得很温暖,很幸

    福。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这么?#19981;?#24072;父了,结果却绕了这么远的路,才看到自己的真心。

    她微笑着点?#35828;?#22836;,退出了大殿。

    只要师父心里有我,这就够了。她跟自己重复着,也不敢再奢求更多。

    ?#20154;?#36208;了御暖儿,尹?#26377;?#21497;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自上一次跟那堕仙有了一次奇妙体验之后,他的功力不仅全部恢

    复,而且比往日更盛。他虽确定肯定是与堕仙的体?#26102;?#36523;有关?#25285;?#20294;也给了他启发。

    在尹?#26377;?#26412;尊的记忆?#26657;?#26366;看过一本古籍中记载了一种阴阳合修秘术,乃是一男一女两个灵修者,以欢好过程为修炼

    途径,相互配合,提升灵力,达到更超然的?#36784;紜?#20294;前提是需要双方心意相通,互相爱慕,真心?#36828;浴?

    这几日,那堕仙清醒之后,他才发现之前御逸尘为了控制她,给她服下了不少?#31070;?#30340;丹药,效力不是一般的强。导致

    她精神都?#34892;?#23849;溃,神智几乎?#34892;?#30196;?#25285;?#19981;仅口不能言,而且即使清醒过来,也似乎听不懂人话。

    只不过她对自己的道袍十?#31181;?#30528;,?#30475;?#33258;己进密室看她时,她都咿咿呀呀地抱着自己,像个无助的婴儿看到母亲一

    样。那眷恋之情,不予言表,只能让尹?#26377;?#29468;测,曾经有一个道家人是她很重要的人。

    或许这便可?#36234;?#37322;,那一次的体验,他是因为误将对方当做银月,真心爱慕,而她也是将自己当成了心目?#24515;?#20010;人。

    ?#19978;?#22905;彻底复活,清醒之后,身体不再散发出那种幽异奇香,露出真正容貌来。尹?#26377;?#30475;到的不再是银月的脸,而是

    一个轮廓五官都十分清秀,又不失俏丽的脸蛋。虽然也算是漂亮,但确实不是银月,于尹?#26377;?#32780;言,不无遗憾。

    他猜测,她的那种香味只在濒死状态散发出来,是一种自保的机制。虽然他做过?#22797;?#35797;验,普通的伤口在她身上很快

    就能恢复,测试出来她的身体是有很强的自愈能力,但是他也不敢保证下了狠手之后,她的身体能停留在濒死状态而不是

    真的死亡。

    如果用?#39050;?#20303;她的眼睛,只看下半张脸,倒是有几分银月当年的感觉,小巧高挺的鼻梁,跟尖尖的下?#20572;?#36824;?#24515;?#24352;无

    比诱惑的?#20498;?#32418;唇。

    因为得不到真正想要的那个人,而沉迷在一个幻觉里。他自嘲地笑着,而怀里的女子虽身为仙族,却流落人间,被凡

    人如玩物一般折腾,比起自己更是可怜。

    他怜悯自己,亦怜悯她。

    当他准备起身离开时,她?#34892;?#30528;急地跟着起来,伸手抓着他的袖子,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很紧张,不想让他离

    开。他回身过来,轻抚着她的脸颊,“?#38706;?#25105;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月……儿……”她像是费了很大力气,喃喃地重复着。

    眼?#28147;?#24555;八月十五了。

    御无涯计划着赶在中秋节之前回到皇都,还能陪母妃一起过中秋。不过今年的中秋,他又有了新的牵?#25671;?

    这一路急行军,云孟辞都是住在单独的帐篷里。上?#25105;?#37324;,她帐篷里钻进一条蛇,把她吓哭了。为了保护她,御无涯

    干脆夜晚就守在她帐篷外面,随便坐在那儿,实在困了就抱着把剑,眯一小会儿就够了。

    白天行军骑马,反正跟着大队一起走,哪怕他在马背上打盹,也不怕走丢。

    他已经守了许多天,都不曾让云孟辞发现。

    这天夜里,御无涯已经开?#21152;?#28857;打盹,忽然听见一声尖?#26657;?#25226;他?#24433;?#30561;半醒的状态惊醒。回身撩开营帐,借着月光,

    找到云孟辞的身影,“怎么了?出什么事?有蛇吗?”

    云孟辞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不是,好像是……老鼠。”

    御无涯在帐篷里环绕了一圈,这里敲敲,那里拍拍,想要吓走老鼠。云孟辞望着他的背影,忽然又觉得不怕了。

    “无涯,你怎么来得这么快?”云孟辞的声音在黑?#36947;錚?#22914;泉水一般潺潺动人。

    御无涯停下手中的动作,干笑了两声,“老鼠可能已经跑了。我正好在附近?#29468;擼?#21548;到你?#26657;?#23601;过来了。”

    他的借口被云孟辞一眼就?#21019;?#20102;,夜里?#29468;?#36825;种事,怎么可能这?#21019;?#24039;,而且他还是堂堂主帅,怎么会在听见自己一

    声尖?#26657;?#23601;立刻来到自己帐篷里。

    不过云孟辞却不点破,只是轻轻一笑,“谢谢,?#24515;?#22312;,我便不怕了。”

    想她一介千金大小姐,虽然之前也跟父辈们亲自跑过生意场,走南闯?#20445;?#20294;他们出行,都带有仆从,住的都是大客

    栈,哪里像这种急行军,在?#24917;家巴?#30452;?#24189;?#22825;席地凑合着过夜。

    她能有个帐篷已经算是贵宾的待遇了。

    之前大军路过?#23383;?#26102;,刚好是秋征的时候,今夏大?#25285;?#19981;少地方粮食都颗粒无收。地方官不仅不把朝廷拨下来的赈灾

    粮食发放给百姓,还要提高秋征的比例,惹得民怨四起。

    正?#20040;?#20891;过路,官府就借军队之名四处镇压,才?#21697;?#20102;一群农民,联合其它两州受灾农户,拿起锄头铁铲就要反了。

    这本来也是御逸尘的计划,让御无涯在回程中故意经过这三州,又有人故意在两边都挑拨生事,造成大军跟暴民的冲

    突。若御无涯不过脑子,真的用军队去镇压百姓,那他就会背负上恶名,就算有战功又能如何。?#20161;?#24773;传到皇都朝堂之

    上,大有言官会笔诛口伐他,骂他这亲王不懂民间?#37096;啵?#19981;懂体恤百姓。

    御无涯自然不是无脑之辈,而且关键是云孟辞与他同?#23567;?

    云孟辞直接以云家大小姐的身份,让?#21697;?#22312;这三州的作坊接收了一批愿意去干活的人,只要有口饭吃,能自食其力有

    钱赚,谁还会去造劳什子反。同时她还出钱专门从穹南请来水木工程的大师来监?#21483;?#20462;水库,以彻底解决?#36947;?#30340;问题,让

    那些“暴民”也能安心回到自己的土地,再也不用担心天气影响收成了。

    要不是云孟辞见多识广,一眼看出症结所在,替御无?#24917;?#20915;了后顾之?#29301;?#21542;则即使以他怀柔之心,也无法尽数平息百

    姓之怨。

    他们虽在这里滞留的时日?#34892;?#38271;,但御无涯跟云孟辞的关系却是在无形之?#26657;环?#29467;进。

    离皇都还有四十多里的时候,云孟昭先快马加鞭回?#21697;?#21435;报信。

    而云孟辞则是坐?#24597;沓担?#38543;御无涯一起跟大军随后回城。又到?#31456;?#26102;分,御无涯心疼云孟辞连日来都是露宿在外,建

    议再多赶?#19979;罰?#19968;夜疾行,天亮时差不多就能到皇都了。

    云孟辞听他这么说,脸色却隐隐?#34892;?#25285;忧似的,“大军?#19979;?#36825;?#28147;茫?#20063;是?#30511;?#24687;休息了,反正皇都就在眼前,我们也

    不急着这一时半刻的。”

    御无涯想了想,便同意了,便下令大军找合适地方扎营休息一夜,天明再?#19979;貳?

    其实云孟辞的心?#24049;?#31616;单,回到皇都之后,她恐怕就没有这么方便出门,不能像现在这样跟他朝夕相对。她只想再多

    点时间,跟他多待在一起而已,也算是一点小小的私心罢了。

    “陪我去走走,可好?”云孟辞在马车上坐了一天,也需要活动活动筋骨。

    御无涯义不容辞跟着她,沿着一条几乎看不太出来的小路走到了林子深处。他们俩就这么并行着,一路上御无涯用剑

    柄替她?#37096;?#20280;到眼前来的树枝。虽然两人都未说话,但这种相随相伴的默契,甜蜜不?#36828;?#21947;。

    云孟辞虽然喜爱花花草草,但是她特别怕蛇虫鼠蚁,若是她自己一个人,打死也不会在黄昏时分在林?#27704;?#36825;样散?#21073;?

    ?#19978;?#22312;却不同了,因为身边跟着一个他。

    只不过她走着走着,忽?#24187;?#24863;地察觉到有一个什么东西飞到自己的肩头,吓得她身子都禁不住僵住了,扭头过来颤巍

    巍地?#35270;?#26080;涯,“你……你帮我看看,我肩膀上是不是有个虫子?”

    御无涯转头一看,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正好落在云孟辞的肩上,还发着淡淡萤绿色的光芒,像一盏小灯笼似的。他

    抬起手来,准备安抚云孟?#29301;?#21035;怕,一只小虫而已。不会咬人。”

    妙书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36136;?#36234;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湖南幸运赛车电视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中奖多少个才中奖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娱乐真人捕鱼棋牌 大快乐透开奖 哈尔滨麻将机 分分11远5下载 有5万元如何投资理财 甘肃11选5遗漏号技巧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几点开奖 民间自愿互助理财平台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怎么作假 信誉好的棋牌游戏有哪些 一定牛四川快乐12 江苏11选5前三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