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妖孽王爷的双面宠妃 > 正文卷 第70章 寻她千百度
    “分一队人,下水去找!剩下的,继续在附近山路搜索!”御无涯吩咐完之后,自己先跳下水去。

    岸上的人不停地呼喊着“云大小姐”,水里的人可视距离短了许多,搜寻速度也更慢。御无涯每次抬头换气时,尽力

    都喊一声“孟辞”,他坚信若是云孟辞还活着,神智还清醒的话,听到声音一定会有所回应。

    虽是盛夏里,因为连日雨天,气温并不是很高,御无涯在水里不知道游了多远,身后的那些亲随都被他甩得没影了。

    他顺流一直往前,想象着云孟辞落水之后,所有会发生的可能,想象着她担惊受怕的样子,心都要碎了。

    “孟辞!”他唤的名字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性的重复,望着浑黄急流的江水,?#36335;?#27969;水将他的耐心也在一点一点带走似

    的。

    忽然,一声微弱的女声,在轰鸣的水流声被撞地支离破碎,却还是传到他的耳里。

    “我在这儿!”

    御无涯用力划了几下水,循声而去,又游出数丈,才看到云孟辞紧紧抓住岸边长出来的草藤,半飘半浮在水边。水流

    冲地太急,以至于她虽抓着东西,但上不了岸。

    当他游到云孟辞身边,一手抓着草藤,一手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那一瞬间,只觉得老天待他也算不薄。稍稍运了灵

    力,从水中踩力腾起,跃到岸上来。

    云孟辞不会一点武功,又在水里泡了那?#28147;茫?#19978;岸之后冻得瑟瑟发抖了。御无涯自己身上也?#35805;?#28857;干的,只好拉着

    她,先到了边上的石滩,生了一堆火,一边等着救援的人过来,一边让她先把?#36335;?#28900;干。

    做完这些事以后,御无涯背对着云孟辞,蹲坐在她边上,不再说一句话。

    半天的沉默,都让云孟辞?#34892;?#24847;外了,她印象里的御无涯从来也不会这么安静过,不论何时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

    样,时而像孩童一般?#20113;?#26102;而又似浪子一般不羁。

    云孟辞望着他的脊背,弱弱地开口道:“你的?#36335;?#20063;来烤一下吧。”

    御无涯没有回话,安静地只能听到他微微?#31181;?#30340;呼吸声。云孟辞心里?#24187;庥行?#24528;忑,自己一声招呼都没打,自作主张

    到边关前线来找他,没有任何借口,还不知道会不会给他惹上什么麻烦。就算他生气,也无可厚非。

    ?#21697;?#30340;大小姐,从小便被家人捧做掌上明珠一般,又因她是长女,更被寄予了许多期望。会说话走路开始,她便接受

    了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所有教育,温婉娴静,多才多艺,再加上些云家人的天赋,精明能干。

    她更是被祖父特别宠爱,只?#19978;?#31062;父年迈,将?#21697;?#23478;门之位传给其父之后,?#36824;?#22810;久因顽疾骤然恶化,撒手人?#23613;?#20020;

    终前,他唯一遗憾就是等不到最心爱的小孟辞出阁之日。许是那时起,云孟辞对自己择婿的眼光?#36879;?#20102;不少,更对打发上

    门来提?#23383;?#20154;视作习惯。

    她的所有骄傲,在离开皇都的那一刻,已经全部放下了,只为了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他的无言,被她解读成了冷

    漠。于是,心底最后一丝坚强的信念?#25442;?#22446;,眼泪一?#25105;?#28404;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

    御无涯听到她呼吸声响的异常,才像醒悟一般,赶紧回头,而云孟辞把脸别到一边去。

    “我只是?#34892;┟换?#36807;来,我想……我想抱你,又怕你一巴掌打过来。”他几分无辜地说着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话

    音?#31456;洌?#19968;句话?#32844;?#20113;孟辞给噗哧逗笑了。

    那日在?#21697;?#33457;圃,御无涯酒醉,借着醉意强吻了自己后还叫出了唐浮的名字,?#31508;?#20113;孟辞就摔了一个巴掌,打在他脸

    上。他?#31508;?#37202;醒后明明是不记得这一段了,怎么现在又?#23391;?#35760;起了自己干的好事。

    见云孟辞又哭又笑的样子,御无涯失笑道,“瞧你,跟个傻姑娘似的。”虽是嘲讽,但语气里?#21019;?#20102;不少怜爱之意。

    两人正欲依偎在一起时,御无涯的亲随在远处高喊着他们名号,把这气氛全给破坏了。

    在回营的时候,御无涯很自然地把云孟辞抱到自己的马背上,全程牵着马,自己?#21483;小?#31561;他回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

    先给皇都的炎千释写一封急信。

    ***

    白若钧听说唐浮把剩下十几天训练蹴鞠队的任务全交给自己跟陈孝二人,虽有遗憾,但表示能够理解。

    “到时候比赛那天,记得来看。”白若钧说道。

    唐浮脱口而出,“好,我会来给大家加油的!”

    “加?#20572;俊?#30333;若钧不解地?#27425;省?

    唐浮才意识到,一不留神说漏嘴了,现在还没有这个词呢,干笑了一声,解释道:“就是替你们助威呐喊!”那些新

    兵一听说唐浮之后不会再过来训练他们了,先是一惊,猜测着难道之后会是炎千释过?#21019;?#25171;,都不由得?#34892;┛只?#20102;。再一

    听说原来他们俩要为最近皇都里发现的命案去忙活了,才松了口气。

    走的时候,唐浮忽然听到身后齐声喊道:“唐教头!”

    二十来个新兵,被她折磨了一个多月,如今到了临分别的时候,居?#25442;?#20250;给她行礼,道一声后会有期。她抬起手臂挥

    了挥,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少人对她那个挥手的姿势很是好奇,猜测着是?#25105;狻?#30333;若钧歪着头想了想,得出了结论,“许是一种礼节,让你们

    再好好努力,继续加把劲完成每天的训练。”

    众人皆点头,一副了然而?#26234;张?#30340;模样。

    炎千释的马车就停在门口,唐浮出来之后,直接上了马车。

    “我们现在去找凤冉。”唐浮提议道。

    炎千释点?#35828;?#22836;,虽然对于这个凤冉,他还有抱有一种似敌非友的警惕?#26657;?#20294;又因其两次帮了唐浮,让炎千释不得不

    勉强接受唐浮对他莫名的这种信任。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兵部的门口。

    下人一见是炎王亲自来拜访,便领着他们径自去了凤冉所在之处。

    “稀客啊。”凤冉不动声色地将正在看的卷册收了起来,抬头瞟了他们二人一眼,拖长了?#22351;鰨?#20320;们今日来找我,

    有何贵干?”

    唐浮侧头对炎千?#25237;?#35270;了一眼,炎千释上前一步,“凤尚书,想必也知道前日里戴门在城中遇害之事,如今刑部托本

    王查此案,想来看看你这里可有何线索?我们不妨合作。”

    凤冉冷笑了一声,“怎么个合作法?人是我兵部的没错,但他不是当职期间出的事,这个本官也爱莫能助。”

    “此?#29238;?#20043;前大牢失火一事或有联系。你难道不?#34892;?#36259;?”唐浮追问道。

    凤冉转向唐浮,“失火一事,我自会去查。之于这两件案子到底有没有联?#25285;?#25105;还真没兴趣。而且据我所知,这应该

    是刑部之事,怎么炎王的手伸得这么长?”

    炎千释轻轻一笑,也不以为意,“不过都是为朝廷效力,替皇上解?#29301;?#24590;么凤尚书还要分得这般清楚,如此斤斤计

    较,未免也太小肚鸡肠了些。”

    凤冉眉梢一挑,立刻回嘴道,“自然凤某人不似炎王,这等心怀大志,胸襟广阔,凤某人不过是一介俗人,你们来

    此,不过是浪费时间。听说皇上给宋?#26102;?#30340;破案时限不过五日,我倒看看,五日之后,这失职之锅是炎王你来背,还是那

    宋老儿来背?”

    炎千释正要还击,唐浮抢在前面开口道,语气十分地不?#25512;骸?#20964;冉,你别废话了,到底帮还不帮?我之前在你大牢

    里可是差点烧死了!难道你是要刻意维护纵火之人吗?”

    凤冉本是看炎千释不甚痛快,唐浮开口之后,他更来了气,可火气上头,让他反倒失笑。

    他到底是气什么,自己也不记得了。

    “帮你们可以,最后的这功劳得归我!”其实一早他已经根据曹晏整理的卷则,把最近的案子?#36214;?#20998;析了一遍,只是

    在炎千释面前,不想轻易松口而已。所谓抢功,也不过是个说辞,他凤冉何曾在乎过这种虚名。

    他就是愈发的把自己伪装成势利小人,才愈发让唐浮觉得这个人有趣。

    “给你给你都给你。”唐浮语气虽是不?#22836;?#30340;,但表情倒是笑得几分开心。炎醋坛在边上默默看着这一?#26657;?#38754;上风平

    浪静,内里却是翻江倒海。

    为了节省时间,唐浮提议把现有的所有线索整合一下,然后分头去查。凤冉马上同意,他这才把自己属下曹晏整理的

    卷册拿出来,提了?#25945;?#32447;索,一个是戴门被害案,另外一个则是户部张某及其父同?#31508;?#36394;?#28014;?#36825;两件虽然表面上看来无甚

    联?#25285;?#20294;?#36335;?#22320;点却很接近,都在城北居民区,且其中张某在户部任职时,处理的多是账目类文书工作,巧的是其父多次

    任筹备军资的主事,与兵部打交道甚多,而戴门也供职于兵部。

    故而,凤冉推测,后发现的这宗失踪案也有可能是凶杀案,只不过尸身还未找到。

    在他的提醒之前,炎千释回忆起?#37202;皆?#35828;过,尸体上发现的这种毒是在极热之地被人发现的,只有少数灵力极高之人

    方才见识过,所留下的记载也少之又少,原因有二。

    妙书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非公开发行股票 nba比分火箭 114配资平台查询 最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新疆18选7 期货配资是什么意思 ti体球网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 杭州股票融资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怎么买白银 美国股票指数 宁夏十一选五 河北20选5 基金配资申请 新疆2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