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妖孽王爷的双面宠妃 > 正文卷 第26章 宫宴之上
    绣娘成了唐浮的四夫人,这就意味着以后这丫鬟出身的贱妾也要跟自己平起平坐了。安平郡主恨不得上去把那圣旨撕

    得稀巴烂,但是她却知道,这念头只能在心里想一想。

    等到众人喜气洋洋地都散了,连唐成言都跟着绣娘,如今的四夫人回了竹南院。

    安平郡主带着唐诗宛转去了东霞院,一路上唐诗宛跟母亲念叨着,她要新的衣裙准备入宫,那唐浮一回?#28147;?#32622;办了多

    少多少东西,而她上一件新?#36335;?#36824;是上个月月初时做的呢。

    安平郡主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唐诗宛,“没出息的东西,尽盯着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做什么。她有?#21697;?#30340;衣裙又如何?将

    来只能给别?#35828;?#23567;妾的命,穿得再好?#20174;?#26377;什?#20174;茫 ?

    唐诗宛被母亲教训了,不太开心,“可是下人们都说炎二公子待那?#23601;?#21487;是上心了,亲?#36234;?#36865;不说,?#21476;?#20154;送来许多

    小玩意儿。依女儿看,他似乎是真的挺?#19981;?#37027;?#23601;罰 ?

    “?#25512;?#37027;?#23601;罰?#20063;想做?#20934;?#30340;?#22791;荊?#22905;们娘俩都是?#24405;?#21629;!本郡主不会让她们那么轻易得逞!”安平郡主说着,扭头

    望着竹南院的方向。

    她与唐成言成亲也有十?#22235;?#20102;,但对着这个男人,她依然是没有一丝做为妻子的自觉。当初要不是皇帝表哥乱点鸳鸯

    谱,将她一纸赐婚到唐家,如今也不会有这种局面。

    她自嫁入唐府之后,唐成言在府上的日子,一年不会多过两个月,与她见面的日子则是更少。这十几年来,她跟唐成

    言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就是唐浮五岁那年,她命人教训她们娘俩的那一次。

    安平郡主心?#20011;?#19981;在唐成言身上,但她想要把持住唐家的所?#26657;?#35753;自己的女儿风风光光以护国大将军之女出嫁,嫁给

    一个自己心仪的男子,过些简单快乐的生活。她这辈子没有得到的东西,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如愿以偿。

    从回忆里抽回神来,安平郡主望了一眼?#34892;?#22825;真的唐诗宛,她被自己惯得脾气?#34892;?#22351;,而且半点也没遗传到自己的聪

    明心机,有时候蠢得让安平郡主自己都生气。可越是这样,就要越安平郡主替她?#21019;?#31639;。

    原先,安平郡主?#38405;?#28814;千释并不看好,但如今他有亲王封号在身,就不一样了。既然是女儿?#19981;?#30340;,无论如何,她都

    要替女儿?#34987;?#19968;番。

    ***

    几日之后,宫宴当天。

    ?#29287;?#39532;车陆续从唐府门口出发,他们出发的时辰不算早,也不算太晚。

    赴宴这种事,本身就是个学问,尤其是宫宴,去得太早或者太晚都不行,而又要避开最拥挤的那个时段,否则在宫城

    前面等马车停,下车入城这一道工序就要耽搁了不少功夫。

    唐浮穿着那套桃红色的衣裙,妆容也被平日里多花了些心思。她本来无意浪费这些时间做这些事,但这是第一次于正

    式场?#24076;?#21516;父亲、兄长、几位母亲一起入宫,所以才郑重其事用心打扮。

    前一世里,她也曾为了接近某些特定目标,而专门装扮自己,以色侍人。比起这一世,?#34892;?#31258;嫩圆润的少女模样,唐

    浮还是更?#19981;?#21069;一世里自己的脸?#20303;?

    但有时,她对着镜子露出浅笑时,那种无害的模样,又让她发觉可以扮作另一种伪装。

    入宫之后,女眷被分到坤翊宫?#26657;?#20998;席而坐。唐浮紧跟着大夫人她们几人,而唐诗宛则是跟紧安平郡主,一入到殿

    ?#26657;?#22905;们便跟安平郡主娘家的一些亲戚聚在一起,小声说话大声笑,时不时地还要故意往唐浮这边看一看。

    大夫人则带着唐浮,四处结识一些夫人小姐。唐浮?#34892;?#24515;不在焉,但非要做出一副乖巧柔顺的模样来,她也是不输人

    的。

    至于唐诗宛附近那些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姑娘们,窃窃?#25509;?#22312;说着自己的坏话,虽然唐浮耳力过人,不小心都听进去

    了,但她完全都不会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儿,听见宫人通报,兰妃、淑妃、六公主驾到。

    兰妃是御无涯的生母,之前特意召见过唐浮,她是认得的。六公主御暖儿,自上次宫外一别,唐浮倒对这姑娘有?#35828;?

    好?#26657;?#34429;然她是刁蛮了些,但?#20146;?#37324;却是很善良的,有一颗锄强扶弱的心。

    她随众人一起行礼,抬头时正对上了御暖儿的目光。

    唐浮对她报之一笑,御暖儿却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去,十分孩子气的举动。唐浮也不在意,但对面唐诗宛边上站

    着一个杏色衣裙的年轻姑娘,嗤鼻一笑,对着唐诗宛轻声道:“你那个妹妹,还真是脸皮厚,巴结公主反被冷落,也不脸

    红。”

    一听到有人说唐浮的坏话,唐诗宛很是高兴,跟对方说道:“凤姐姐,倒是很会看人。”

    接着皇后跟另外三个妃子一起入来,这宴席差不多就要开始了。唐浮也没空去关注那些闲人,她一副心思便专心应付

    着这宫中礼仪,还有这眼前的美?#22330;?

    女眷这殿里,奉的是果酒,味道?#20365;穡?#24230;数也很低。酒过三巡之后,皇后以身体抱恙为由,先行离席了。等皇后一

    走,气氛稍微活跃了一些,大?#19968;?#20063;多了不少,按坐席位置,也有互相?#28147;?#30340;,也有干脆坐到一处的。

    唐浮乖乖坐在大夫人边上,专心吃东西,往饱了填。她稍微观察了一下,像是其它家眷,多以夫家阵营为主,文官家

    眷鲜少与武官家眷亲近。但他们家算是例外,因为有大夫人在,她娘?#39029;?#36807;一位右相,两位尚书,在朝的还有好几位都是

    文官,故而人脉广博。

    ?#19978;В?#21776;浮没能领会大夫人的心意,去结交她介绍过来的那些女眷们。

    于唐浮而言,人际关系越简单越好,她是懒得虚与委蛇,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勉强自己。与其跟那些娇滴滴的大家闺

    秀聊着眼下什么样式的发髻最好看,什么款式的衣裙最漂亮,倒不如多吃几块肉。

    御厨为了今天的宴会,也是做了不少准备的,单是面前这道?#21916;?#40481;汤,至少用文火炖了三、四天,里面的药材虽多,

    但一点药味都没?#26657;?#21482;有浓郁的肉香。

    前世的唐浮,?#30475;?#20986;完任务,或者休假的时候,都会专门找一些有美食的地方,关掉所有联系方式,好好休息几天,

    用美食犒赏自己。尤其是?#19981;凍愿?#31181;肉,她总是?#22312;?#20026;残忍的野兽。

    今世,在浮离谷的时候,若有野味时,师娘也会专门为她烹制特别好吃的烤肉,但机会太少,一年难得有几次。许是

    为了口腹之欲,专门去猎杀动物,在师娘看来,是造孽。但那时唐浮正值长身体,以此为由,师父也会时不时地专门去抓

    些山鸡、兔子这类小动物,给她解馋。夏日里,还有好吃的蛇羹。

    这十一年时间,过得也不算寂寞。

    回想起来,只要一瞬,回忆起来,却?#36335;?#36807;完了一生。

    一个宫人提着酒壶过来替唐浮斟酒,才打断了她的回忆。这名宫人似乎是从那边专门提着酒壶过来替她斟酒的,唐浮

    喝完自己杯中残酒,由着她替自己满上一杯。

    等宫人退下之后,她举起?#31080;?#21018;拿到唇边时,便闻到不一样的味道。

    颜色却是方才喝的果酒,一模一样,但是这酒里被加了一些别的东西,气味发生了些许变化。若是常人,定闻不出这

    一丁点的变化,但是唐浮的灵修能力,不仅能加强她自身的体质,还大大地增强了她的感观,再加上她本身心细,对于周

    遭十?#32622;舾校?#25165;会立刻察觉有所不?#20303;?

    看来,有人想在她的酒里加点什么?#31232;?

    她握着?#31080;?#25260;起眼睛,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女眷们,除了安平郡主跟唐诗宛,还有谁会想打自己的主意呢?真是有

    趣,她微微笑着,把杯子端起来,一饮而尽。

    接着继续?#22278;耍?#21917;汤,却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将那酒又吐了出去。

    不出一会儿,唐诗宛过来了,以更衣为借口,非要唐浮陪着她一起去。更衣,更什么衣,不过就是小解,说得如此文

    雅,却暴露了她的小把戏。

    唐浮心里暗暗想,一会儿到了没人的地方,是先把她打一顿再审问呢,还是直接捆起来吓她一吓。她们俩出来之后,

    唐诗宛又寻了借口,让丫鬟们都等在殿门口,不用跟着了。如此明显的举动,?#21476;?#21776;浮不怀疑吗?唐浮却跟着她,就看她

    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刚过了廊下直道,要转弯时,忽然唐浮察觉到耳后有风,居然有人在暗处向自己射暗器!这是唐诗宛设下的埋伏?她

    身子一闪,那暗器掠过自己,射中了唐诗宛的后肩。

    唐浮才看清是一支一指长的银针,唐诗宛回头看了唐浮一眼,一脸震惊,刚要张口说话,身子一软便倒下了。这银针

    上喂了迷药,唐浮轻轻一笑,这也算是你自作自受了!她笑容还凝在唇边时,又听到两声嗖嗖的风声,轻得不易察觉。

    她快速往边上一避,躲开了其中一支针,另外一支让她用指头接住,又迅速甩回射出银针的方向。可随后,她亦察觉

    到?#34892;?#19981;对劲,低头一看,接住银针的手指上泛出淡淡青蓝色的痕迹。

    “坏!这毒药触之便生效!”这念头一起,唐浮渐渐觉得身体沉重,且失去平衡,踉跄了几步,眼皮越来越重了,整

    个世界逐渐陷入无尽的黑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nba比分网 炒股软件 36选7 子基金配资 基金配资10倍 中国中铁股票行情 Ti电竞比分网 广西11选5 期货配资公司哪家好 安徽快三 股票涨跌怎么算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论文 广东26选5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吉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