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四卷 金城公主 第一百三十二章 瓮中捉鳖
    祭天前一日,中宗命左骁卫留下一半的兵力守卫宫城,剩余全部用来护送圣驾。

    中宗召见了荆婉儿,这么多天,荆婉儿一直被关押在诏狱里,给?#35828;?#24863;觉是她的身份太卑微,根本连中宗亲自处置的必要都没?#23567;?

    “裴谈就在殿外。”中宗看着地上跪着的少女,“听说,你愿意一辈子留在宫里赎罪,却想见裴谈最后一面?#20426;?

    荆婉儿脸色羸白,抬头看着中宗:“婉儿自知罪孽深重,只想最后,有机会送大人一程。“

    裴谈被削官后,中宗准了他离开长安,回到裴氏所在的关中。

    这应该是荆婉儿和裴谈所见的最后一次。

    中宗望着荆婉儿,他并不是一个不懂情义的帝王,甚至可以说他是大唐最多情的一个皇帝,否则也不会有专宠韦后,雨露后宫的事。

    “这又何苦。”他说道,?#30333;?#28982;你爹如今依然是长安的大都护,你应当也知道,你的出身与关中裴氏,依然是天堑之别。”

    荆婉儿低垂着眼眸,半晌说道:“陛下误会了婉儿,婉儿只是敬重大人,这些时日,大人对婉儿多有照拂,可大人却因婉儿被削官还乡,婉儿无以为报,唯?#23567;?#35831;求陪大人走出宫这一段。”

    这一段路,不好走,她和中宗心知肚明。至此,她依然口口声声称裴谈作大人。

    中宗淡淡说道:?#21322;?#20063;不至于和你一个小姑娘置气,你既然有此心意,罢了,朕准许你陪’裴谈’走出宫城。”

    荆婉儿目光柔和,望着中宗:“陛下仁慈,婉儿铭记在心。”

    中宗看着她:“明日一早,辰时三刻。”

    荆婉儿?#29287;?#31070;会。

    这一夜,荆婉儿在紫宸殿外,得以重见裴谈。

    她跪在裴谈对面,与裴谈目光交融,殷殷深深:

    “大人,明日婉儿送您出宫。”

    …

    晨曦微露,天还没亮的时候,宫里所有参与祭天的妃嫔贵人,全部都已经赶着吉时,离开了宫城。

    左骁卫护送,偌大的大明宫中,?#28216;?#20687;此刻般空旷静谧。

    荆婉儿扶起跪了多日的裴谈,高大的男子,此刻却只能把重量压在少女的身躯上,艰难的一步步向宫外走。

    荆婉儿不离不弃的用身体支?#25490;?#35848;,送他走在安静无?#35828;?#23467;道上面。两人始终沉默依偎,当他们相互依?#35828;?#36523;影,离开午门之外,早已蛰伏的眼睛,开始?#26469;?#27442;动了。

    草丛里有人眯起眼:“是那?#23601;罰俊?

    看到荆婉儿与那男子身影,这伙匪人几乎没费什么脑子思考,认定了裴谈的身份。

    “目标已现身,按计划行事。”

    离开宫门已经百米,门口守着的左骁卫身影几乎

    看不见,荆婉儿低着?#20961;?#25206;裴谈,却没有要转身回宫的意思。

    也许是不舍,也许是想多走一段。

    “动手。”

    声音冷漠无起伏,埋伏的匪人,终于现身,从四周围过来了。

    荆婉儿这时抬头,苍白的脸看见了他们。

    “亡命鸳鸯,真是感人。”为首的匪人面带邪笑,看着荆婉儿寸步不离裴?#24178;?#36793;,给他们省了不少事。

    她的手,?#36335;?#26356;紧地抓住了身边的男子。

    为首匪人淫邪一笑:“放心,会成全你们,在地下团聚。”

    周围的人都开始笑的不怀好意。

    荆婉儿眼睁睁看着他们都过来。脸色越加白,目光却未见慌乱。然后…

    兵刃相交之声,荆婉儿身旁一直低着头,软弱无力的“男子”,抬起头。

    他披风里的手上,握着一把剑。

    这个人,这张脸,却不是他们预备要杀的裴谈。

    男人?#20339;?#20919;漠,俊美的脸廓有种锋利的棱角,他手里的剑正挡在一个死士的刀前,不费吹灰之力。

    荆婉儿慢慢松开了,自己一直搀扶的手。

    她搀着的男子不是裴谈,是裴县,裴侍卫。

    死士脸色苍白:“怎么会这样…“

    裴侍卫,此时剑光已经出?#30465;?

    荆婉儿最后苍白说道:”留下活口。“

    裴侍卫目光冷冷一扫:”这些人都是死士,留活口也没有用。“

    话音还未落,杀伐已经开始。

    荆婉儿不?#26432;?#19978;眼,嗅着血腥在空气中越来越浓郁。

    死士们在惨?#26657;骸?#20013;,中计了…”

    可是已经晚了,他们这些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武功不能太高,这样才符合流寇的身份。

    因为裴谈不会武功,不要说是这几个人,就算只

    是普通的几个壮?#26657;?#20063;完全可以?#21697;?#35060;谈。所以他们原本就是以为会万无一失。

    现在青龙寺的住持,叫玄心,是中宗亲自选的。

    玄心带着寺内高僧,站在寺门口迎接圣驾,“老僧玄心,恭迎陛下、皇后、太后!”

    抬起头,他目光接触到中宗看过来的眼神,微微闪了闪。

    这位新任的住持方丈,?#20339;?#24179;和,也比已故去的玄莲大师年轻许多许多。

    很快,圣驾进入青龙寺内,寺中一切都早已预备好,很显然新任住持做事十分周密。

    有一双眼睛,带着威严,甚至?#20204;?#40857;寺那些正低头做事的和?#26657;?#20135;生一?#26432;?#20013;宗还?#30475;?#30340;压力。

    “本宫,想去大雄宝殿看一看。”

    大雄宝殿,历来是帝王祭天跪拜,现在中宗还没起驾,太后却要先去看一看。

    中宗面露恭顺:“母后舟?#36947;投伲?#21442;拜不急在这一时,还是让人伺候母后?#20995;?#27463;吧?#20426;?

    玄心接到了中宗目光,立刻殷勤道:“贫僧带太后去厢房歇息。”

    年逾古稀的太后,目光越过众人,落在中宗身上。

    那双眼睛,永远都让他感觉至深的压力:“本宫想单独祈佛,莫非不行?#20426;?

    中宗不敢说什么,只能捏紧袖中的手:“是,母后。”

    最后太后进入了大殿,所有人,包括下人不敢跟着。

    这大雄宝殿,曾经是她祭天时,待过的。幽深望着高大威严的佛祖金身,如今的太后,在沉默之后慢慢跪了下来。

    香烛缭绕,持久深邃的静谧。

    “天后娘娘。”

    直到旁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

    跪坐在蒲团前的太后,慢幽幽的,睁开了眼。

    她的面前站着一个含笑的“道人“,一身打扮颇

    有仙风道骨,关键是还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太后年纪大了,不由皱了皱眉。

    面前的道人,已经迅速跪了下去:“贫道胡超,叩见天后娘娘!“

    这声拜见情绪饱满,抑扬顿挫。

    骤然间,勾起了太后的回忆。

    太后睁大了双眼,盯着“道人”,”你,你是…胡超?#20426;?

    胡超立刻高声应:?#32610;?#26159;贫道!”

    犹记得,胡超离开的时候,是高调地用了“云游”的借口,因此在太后的记忆中,胡超就是去云游去了。

    太后?#34892;?#30097;惑:“你怎会在这里?你云游回来了?#20426;?

    胡超殷勤地膝行几步,靠近太后,“贫道是?#20174;?#29572;心住持交流道法的,想不到在?#35828;?#36935;天后娘娘,一别数年,娘娘的凤仪一点没变!”

    毕竟是曾经讨过太后欢心的人,这么几句话,已

    经让太后记起了曾经的辉煌,脸上浮现出笑。

    太后语气缓和:“胡超,你当年说永不会回长安,本宫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你。”

    胡超真诚说道:“贫道当年一心向道,本以为就?#36865;?#31163;红?#33606;?#21487;没想到,…都说修道之人,此生必遇到一劫,度过才成就真正的大道,贫道修行多年未曾参破,才知道也是逃不过,无奈之下,只得返回长安…”

    太后听得诧异不已:“你是说,你也遇到了一劫?#20426;?

    胡超面带郑重,却似乎有难言之隐,摇头叹息。

    太后一向笃信这些修行正道,立刻正色:“既是有劫,那?#25237;?#36807;成大道,这世间根本不存在度不过的劫难。”

    胡超内心有点激动。

    他的面前,可是昔日统御大唐的女皇。在她身上,自然是没有度不过的劫难。

    胡超故意垂泪:“这一劫,恐怕真的难度…”

    太后皱了皱眉:“究竟是什么?可能说出来?#20426;?

    胡超看了看太后,忽然就匍匐在地上,声音哽咽道:“在此遇见天后娘娘,贫道实是信了天意!若无天后,怕是贫道毕生也度不过此劫!”

    这番话显然让天后震惊,她盯着胡超,?#21097;骸?#24590;么回事?#20426;?

    胡超缓慢从地上起来,眼中有红丝,声音才嘶哑道:“贫道…梦见太子托梦…”

    大唐三十年,有过太多位太子。正因此才知道这三十年的朝堂有多血腥残酷。

    可让太后立刻脸色苍白,第一时间就想到的,只有那一位太子。

    因为其他太?#29992;?#26377;死,还有一位已成帝王,托梦,是只有死人才有的权力。

    太后声音颤抖,死盯着胡超:“你…你说什么?#20426;?

    胡超知?#26469;?#26102;说错一句话,表现错一个动作,都是送命的结果。

    现在就是在和老天赌命,赢了,就是一?#23567;?

    胡超扬起满是血丝的眼睛,看进太后的心里。

    ——

    此时东郊官道上,沈兴文那默写的手书塞到怀里,骑上一匹快马,向城外行去。

    这是去青龙寺的必经之路,他不可能更改路径。

    行到?#32426;?#26368;?#29287;?#22788;,忽然两旁,神秘跳出数匹骏马,拦在了沈兴文的前路上。

    沈兴文立刻?#31456;恚?#22570;堪停住了,他眯眼盯着突然出现的拦路人,幽幽问道:“你们想干什么?#20426;?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23252;?#32423;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香港马开奖免费资料 山西11选5遗漏表 湖北体彩十一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奖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ag电子游戏网址导航 山西快乐10分玩法说明 网络pk10是不是骗局 三公扑克游戏下载安卓版 广东36选7 小7手游平台官网下载 pk10牛牛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辅助 青海快三75期开奖结果 网上玩快三大小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