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四卷 金城公主 第一百一十九章 登门
    裴谈只带了两个衙役,而到了荆婉儿住的院子门口后,他就让两个衙役留下守着,独自走了进去。

    裴谈站在门口,轻轻一推,荆婉儿的门就开了。

    荆婉儿刚刚将衣服换下穿好,听到开门声音,迅速转过身来,和裴谈正打对面。

    荆婉儿脸慢慢涨红,慢慢低下头:“大人。”

    裴谈目光幽深,没有多问,看着荆婉儿说:”回来就好。“

    荆婉儿咬了咬唇,低下头没说话。

    裴谈将荆婉儿的门重新关上,像什么也没发生那样离开院子,门口的俩衙役见大人这么快出来,反倒一脸茫然的样子。

    裴谈离开后,荆婉儿轻轻松了口气。她浑身有点酸痛,一是因为无处?#22836;?#30340;压力,另一个则是…她许久没对人下跪了。

    荆婉儿走到桌子旁,拿起那两封信看了看,就放入火盆?#26657;?#30475;着燃尽。

    晚上,荆婉儿躺在床上,她想起马车最后说的那句话,竟有一丝异样的惊恐?#20449;?#19978;了她的心头。

    她不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到现在,她也没有想通“她”找上她的理由。

    正是这怎么也想?#24187;?#30333;的理由,让荆婉儿几乎一夜无眠。

    甚至当看到白日,初升的太阳,荆婉儿四肢也是冰凉的。

    宗楚客在祠堂里念经,他把一叠黄纸扔进了宗霍牌位前面的火盆里。

    “儿,在那边,你也不要忘了,你是我宗楚客的儿子。”祠堂里阴森森的,生前,宗霍因为这个宗氏子弟的身份,过的是万分逍遥,欺男霸女,人人畏惧。

    既然现在死了,那便死也应该做一个连鬼也闻风

    丧胆的恶鬼,这才是宗楚客烧纸的愿望。

    他宗楚客的儿子,到?#22235;?#37324;也不能被人欺负。

    早有幕僚在书房等候,把一卷资料交给了宗楚客。宗楚客慢慢地打开,旁边幕僚已经立刻开始介绍起来:“刑部刚收到大?#35828;拿?#20196;,已经老老实实整理好了案卷,给大人过目。”

    这些陈年的案子,不止大理寺?#26657;?#21009;部也都有备案。

    要是能在章怀太子这件案子上给裴谈使绊子,他家尚书大?#35828;?#28982;是不遗余力。

    幕僚说道:“大人还?#24895;?#35843;查那姓荆的宫女相关的事情,也都在这卷宗里。大人往下看,就发现有意思了。”

    宗楚客看到幕僚眼里?#20102;?#30340;兴奋情绪。

    宗楚客慢慢地把案卷看下去,一个太子的死去,却只记载了这薄薄几页纸,草草收场,宗楚客目光冷漠,这满纸凄凉没有一丝一毫能够打动他的心。

    他不在乎当年案情如何,是否冤枉,在这里面他只想找到一样东西,?#38376;?#35848;跟大理寺,因为这件案子获得不能挽回的错误和耻辱。

    宗楚客看了几页?#25237;?#22312;了桌面,淡淡道:“这么简薄的存档,大理寺怎么可能拿得出让人信服的证据,推翻此案。”

    幕僚说道:“的?#20961;?#21487;能。他裴谈是要做人人都不赞同的事。”

    宗楚?#25512;?#21040;桌子上还有一页没有翻开的信封。他还额外让这些人留意了荆婉儿的资料。

    等把信封里的纸抽出来,宗楚?#36879;?#30475;了几行,瞳孔就立刻缩紧。

    幕僚知道已经到了时机,眸中闪着狡诈说道:“尚书大人,当年章怀太子案前后,一个月内有好几个官员被贬谪,裴谈要调查,就肯定会从这些尚存于世的官员入手。您瞧这几个查出来的官员名字…呵呵,荆哲人,有一个竟就是那个小?#23601;?#33606;婉儿的亲爹…”

    宗楚客的神情,已经和他看章怀太子案卷的时候大不同,他眼眸炯炯,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压不住的阴笑。

    “那荆婉儿年芳十五,模样还生的清秀。似乎裴谈迄今为止办的几件案子?#26657;?#37117;有这姑娘的身影。“

    这就已经很蹊跷了,当朝清官办案子,为什么会始终有一个低微宫女掺和其?#23567;?

    宗楚客渐渐笑出了声,声音在书房里传荡,这么久终于找到裴谈的把柄,这把柄可是实实在在的,躲不掉。

    “裴谈要审案,当?#24187;?#19981;了,也想要为这个荆氏翻一翻案。”

    幕僚眸中?#20102;?#19981;善的光:?#38712;?#26469;,所以…看那小姑娘这么久紧跟在裴谈跟前柔顺献媚的样子,原来是有此原因…”

    想要借此让这位大人给自己家族带来运转,他微微不屑,果然这世上…多是这?#20013;幕?#28145;沉的”狐媚子

    “。

    宗楚客止了笑,手在那纸上轻?#33579;?#36825;?#25490;疲?#21487;要好好地用。“

    大理寺这样的对手,就要一击必杀,否则,但凡等他缓过气,都会反过来被吃掉。

    ——

    沈寺丞清早迈着闲步,去书房里找一夜未休息的寺卿大人。

    他这个寺丞是临时封的,临时到,连一件官服,中宗也没想着?#36879;?#20182;。但沈寺丞可?#25442;?#20171;意这些细枝末节,这些日子,他对别人叫他“沈寺丞”的新称呼表现的十分舒适如意。

    进了书房,沈兴文?#25237;?#31449;在那里的衙役道:“你先出去,没我的?#24895;?#19981;要进来。”

    衙役看了一眼裴谈,见没反对,?#25237;?#27784;兴文道:“小的这就出去,寺丞大人。”

    沈兴文唇角一勾。

    衙役出去,将书房门关上。

    裴谈看着他,见沈兴文轻轻一笑:“也许哪天这个头衔就不在了,沈某确要抓紧时间多感受一番。”

    裴谈:“…”

    他当然?#25442;?#35273;得沈兴文真这么无?#27169;?#29255;刻就问:“案子有进展?”

    问的是“今天”,显然已经知道沈兴文无事不登三宝殿。

    沈兴文淡淡说道:“这几日该看的案卷,也已经看完了,只是盯着这些照本宣科的当年记录,是破不了案子的。沈某今日来向大人请求,去城东拜访一个人。”

    裴谈眯起了眼:“你要拜访谁?”

    沈兴文说道:“大人应该知道,只有当年,唯一一个还留在长安的人。”

    裴谈眸子?#33080;粒?#24403;年围绕太子案前后的官员,要么发配要么身死,在那记录上,真的只还有一个人,

    迄今记录还生活在长安。

    裴谈说道:“去吧。”

    闭门造车当?#24187;?#26377;走访案件相关人员来的重要,沈兴文对裴谈行了一礼,便转身出门了。

    打开的门正好飘进来一阵茶香,荆婉儿敲门的手才刚刚抬起来。

    半晌她道:“我准备了两杯茶,仵…寺丞要不喝过再走?”

    沈兴文抬眸看着她,荆婉儿捧着的茶具上,确实放了两只沏好的?#26432;?

    沈兴文端起一杯,仰头喝尽,把空杯放回盘子上,对荆婉儿淡淡一笑:“谢?#36824;?#23064;。”

    望着沈兴文的背影,荆婉儿有点若有所思。

    然后她低着头,把茶端进了书房。“大人,用些茶点吧。”

    裴谈看着她,尽管告诉荆婉儿不必做这些,但是荆婉儿却是一笑回复:“婉儿总不能什么也不做,住

    在大理寺,恐怕才会落人闲话。”

    为了不惹人“闲话”,荆婉儿便真的成了侍女一般。

    裴谈没有问荆婉儿出门的事,在他看来只要荆婉儿平安回来,更是没有追究的必要。

    荆婉儿心里也有数,看了看裴谈,?#32844;?#30446;光垂下去。

    裴谈手伸向茶杯,看到荆婉儿的异色,又收回来,片刻他正要问。

    忽然书房门再次被人敲响,这?#20301;褂行?#24613;,裴谈只能道:“进来。”

    还是刚才那个衙役,见到裴谈说道:“大人,门外…光禄寺卿大人,提了厚礼登门。”

    荆婉儿呆了呆,连沏茶都忘了。

    裴谈微皱起眉:“光禄寺卿…在门外?”

    衙役说道:“是的,他让小的通报大人,他先候在门外,小的不敢做主…”

    让同样的三品大员候在门外,这如果有人看见,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好影响。这衙役显然也慌得一批。

    裴谈立刻道:“马上将人请进前厅。”

    这样的事显然不能耽搁,衙役领了话,立刻返回走的?#20154;?#37117;快。

    裴谈从桌前起身,他需要换官服迎见,光禄寺和大理寺同属三寺之一,位权都相等,而李守礼本身的身份还不仅仅是光禄寺卿而已。

    这一瞬息间荆婉儿已经知道裴谈的想法,她立刻走过去将官服从柜?#20449;?#20986;来,裴谈所有重要物事都在书房里,他脱下现在穿的外袍,由着荆婉儿帮忙穿上这件毳冕。

    宽大的袍服,当荆婉儿替他收紧腰间的时候,再抬头,倦红的衣料衬托裴谈?#23376;?#30340;脸颊。

    荆婉儿垂下眼眸:“婉儿就先告退了。”

    桌上那杯茶已经凉,她走过去收拾起来,端着离开书房。

    裴谈不多耽搁,赶往了前厅。

    都说,这位颠沛流离的高宗皇孙,是大唐?#39318;?#20013;命最不好的一位,不管是章怀太子还是其他?#39318;櫻?#33267;少生下来都受到过?#36824;笙院眨?#21487;是唯独这位,作为章怀太子遗孤,几乎没有过过一天李唐?#36866;?#30340;尊贵日子,随着落魄太子生活于动?#24202;?#23433;的环境,战战兢兢求得生存。

    世人对于这?#25442;?#23385;的了解也少的?#38378;?#24212;该说如果不是中宗复位,甚至都没什么?#22235;?#35760;得起李守礼是谁了。

    生为?#36866;已?#33033;,这一?#19981;?#24471;却真心凄惨。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吉林快3预测大小 旋转矩阵公式18个号 快速赛车 11选5前三直万能码1 四川时时合法的吗 欢乐生肖游戏怎么玩 pk10软件旗舰版 mg游戏注册送11元彩金 能赚钱就是黄道 打造微信银行赚钱系统 辽宁快乐12 分分彩杀一码100正确 广西快三预测号码今天 合乐网页版登录 微信麻将赌博犯法吗 蛙出门会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