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四卷 金城公主 第一百零九章 卷宗
    上元二年春,是章怀太子被册封,是因为接替他病弱猝死的兄长李贤,成为大唐的皇太子。

    ?#34892;?#26102;候的命运,似乎便已有预兆。

    章怀太子?#20804;?#22269;之才,很快便得到了朝野拥戴,便是高宗皇帝也对自己这个儿子格外另眼相看。这样一个有贤能的太子,到最后惨死于流放地巴州,却仅仅隔了不到十四年的时间。

    荆婉儿给裴谈打扫了书房,服侍他更衣完毕之后,就提着水壶来到?#35946;鎩?

    “荆姑娘,”有个狱卒客?#25512;?#27668;地叫住了荆婉儿,“门口刚才来了个女人,说是荆姑娘你认识,想要见姑娘。”

    因为荆婉儿一直跟在裴谈的身边,所以大理寺的其他人?#36816;?#36824;算很?#25512;?

    所谓打狗都得看主人,谁?#22993;?#26377;三分眼力见。

    “我认识的女人?”荆婉儿眼睛闪了一下。

    跟着狱卒来到大门口,有个穿戴明显是个妇人,

    头上戴?#35060;?#24125;的女?#35828;?#22312;那里。

    那女?#35828;?#30524;睛透过帷帽上的白纱,隐隐?#28860;?#30528;一股风情,一接触这双眼睛,荆婉儿神情便?#34892;?#24189;深

    荆婉儿回身,?#38405;?#29425;卒轻轻说道:“我有事先出门一趟,大人若找我,就说我去去就回。”

    说着,荆婉儿便转过身,看?#22235;?#24119;帽女子一眼,两人同离开了大理寺。

    停在一座酒楼前,荆婉儿看?#35060;?#24125;女子,示意女子进去?

    女子没言语,似乎是默认了。

    进了酒楼,立刻有伙计迎上来,?#22993;?#35828;话,荆婉儿塞给伙计一锭银子,要了一间二楼的雅间。

    伙计看见是两个姑娘,十分殷勤地带着她们到了尽头最安静的一间雅座。

    “有什么吩咐摇铃叫小人。”

    荆婉儿说道:?#23433;?#35201;让闲人靠近这里。”

    伙计在这长安城里见多识广,很是见怪不怪,“明白了,姑娘。”

    雅间的门被关上,荆婉儿这才看着那姑娘:“你

    可以把面纱摘下来了。”

    那女子仿佛这时才有点紧张地,颤抖着拿掉了脸上的帽子。

    女子年纪已经不轻了,但眉目间依然可见的风情。

    “荆姑娘。”她看着荆婉儿。

    荆婉儿拉开了自己身前的一张椅子:?#30333;?#21543;。”

    女子依然?#34892;?#24528;忑,等荆婉儿落座了,她才缓慢在对面坐下。

    荆婉儿也不想拐弯抹角,她也知道对面女子恐怕也并不想多逗留,于是她说道:“看来你过的不错。恭?#30149;!?

    女子脸上动容:“这都是因为有姑娘。”

    荆婉儿抬起桌上茶壶,给自己和女子倒了杯水。

    “有关那位大人…”女子盯着杯子里的水,终于开口。

    荆婉儿也拿眼看着她:“大人和光禄寺卿之间,究竟出了什么事?”

    能让裴谈连续出现异样,荆婉儿不能说服自己坐

    视不管。

    事情是发生在昨天,裴谈突?#24576;?#29616;在久未谋面的大理寺,然后就有了这位章怀太子遗子的出现。

    女子眼珠转了转:“那位大人,马上就要娶妻了。”

    荆婉儿眼皮一跳:“什么?”完全是下意识的惊色。

    女子声音柔婉:“是林郎亲耳听见的,那太监宣旨之时,似乎并未避讳旁人,林郎有意在隔?#35828;牧?#34903;卖炊饼,清楚听到那太监所说,那位裴大人即将要娶过门的,正是荆姑娘你口中这?#36824;?#31108;寺卿的千金。”

    荆婉儿竟是停顿没说话,让裴?#24178;?#22812;进宫的,居然是一张?#31361;?#22307;旨。

    女子看着荆婉儿,忽然?#34892;?#24847;味地道:“姑娘,有句话奴不知当说不当说了。”

    荆婉儿看着她。

    女?#28216;?#24494;低垂了眼:“奴以为,姑娘还是为自己早做打算,那位寺卿大人一旦娶了妻,姑娘您在大理寺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荆婉儿忽地就笑了:“大人娶妻,怎么会与我有相干?”

    女子目光?#28860;?#30475;着荆婉儿:“一旦有了旁?#35828;?#20998;心,那位大人如何还会一心一意对待姑娘?是以姑娘应该趁着…”

    ?#23433;?#35201;胡说。”荆婉儿的声音?#34892;?#27785;郁。

    对面女子骤然住了嘴。

    似乎?#34892;?#19981;安地,女子?#20284;?#38754;前的茶水,抿了一口。

    这时荆婉儿说道:“我如今只是暂避大理寺,迟早会离开。”

    那女子小?#30446;?#20102;荆婉儿一眼。“姑娘还有这个心便好,我们始终不是寻常女子,每一天都是踩钢丝上,也不知哪一天就?#24119;?

    她们?#20004;?#36824;留在长安,只有一个原因,便是她们本来就是这长安城里的没有身份的“?#29287;欏保?#24179;时可以躲着不被人发现,但正因为没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她们根本出不了长安城。

    荆婉儿看?#25490;?#23376;战战兢兢的样子,想了一下:“

    青龙寺住持已经死了,你不用担心有人查到你们头上报复你们。”

    女?#22235;?#31181;紧张的情绪,才稍稍放?#19978;?#26469;。还有一些人,是在这世上本无亲人了,即便离开长安,又能怎么生存,还不如凭借仅有的几分姿色,至少在长安这个地方,总能混口饭吃。

    在青龙寺给荆婉儿通风报信的正是眼前这女子还有她的?#24052;?#20249;”,同样被荆婉儿所救,若没有她们示警,荆婉儿还未必知道警惕那群和?#26657;?#37027;天夜里她们给她传信的信鸽,也正是惨死在刺杀裴谈的玄泰手里那只。

    现在想想青龙?#24405;复?#38505;死还生,荆婉儿不能不留有自己的砝码。

    那女子似乎胆子大了些,如说:“还?#26657;?#21548;宫中的姐妹说,光禄寺卿曾入宫求见过韦后娘娘。”

    那这桩婚事便是韦后在背后主使,荆婉儿眸子?#34892;?#28145;:“我更想知道,他们是怎么会盯上大人。”

    光禄寺卿李守礼,从亲爹章怀太子开始,一家人就是厄运连连。是从中宗二次被拥立登基开始,他们

    的境遇才好了起来。

    而光禄寺卿跟韦后亲近,似乎也在预料之?#23567;?

    荆婉儿看?#25490;?#23376;:“你先离开吧,我不与你一同除去,免惹人生疑。”

    女子点点头,低头戴上了帷帽,便起身离开了这间雅间。

    荆婉儿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裴谈看到荆婉儿回来,虽说大理寺没有限制过她的自由,可荆婉儿一向很少出门,像这样一出门大半日,的确仅见。

    “大人在看什么?”裴谈案头上,堆了半尺多厚的卷宗。

    裴谈吩咐邢主?#33606;?#20174;库房里调出了大理寺许多年前的卷宗。

    “大唐所?#34892;?#26696;都会归大理寺归?#25285;?#20174;大唐开国开始,除去中间朝廷停滞那几年,几乎所有大案要案,都能在大理寺的卷宗中?#24050;啊!?#25152;以说大理寺这个地方,压了多少大唐曾经那些年的阴暗。

    谁当了大理寺卿,就等于要承受这些所有阴暗的

    过去。

    如果你是天子,你会让什么样的人来接替这样的职位。

    荆婉儿眸子?#28860;?#20102;一下,“大?#22235;?#24819;找什么?”

    她走到裴谈的身边,这还只是一小部分的案卷,甚至不知道裴谈调取的是哪一年份的。

    想到裴谈将要娶妻,忽然心中便有一丝怪异的感觉。

    裴谈看了看荆婉儿,片刻道:?#30333;?#22825;熬了一宿,你不休息吗?”

    荆婉儿笑了笑:“大人不也一样吗?”

    看裴谈这副模样,已经是准备着手处理公务了。

    裴谈没问荆婉儿出去干什么了,荆婉儿心里却心事装着,直到她无意瞥见裴谈面前摆着的卷宗上写着“巴州章怀太子墓地…”

    荆婉儿的呼吸都顿了一下。

    裴谈这是在看章怀太子的案子!?

    荆婉儿心中微震,为什么裴谈要在这个时候翻看章怀太子的案子,这个时间未免太敏?#23567;?#38590;道就是因

    为“?#31361;欏保?

    裴谈抬起手,一只手揉了揉眉心。

    桌上摊开的资料,荆婉儿就这样瞥见,裴谈是真的没有避讳她。

    “人人都说章怀太子是自尽,”裴谈说,“但是?#31508;?#30340;情?#21361;?#20154;们只见到了太子的尸体被抬出来。”

    对着太子的尸体说是自尽,但是已死的太子却不可能再开口反驳。

    荆婉儿心念电转,有一种直觉,裴谈和章怀太子之间,一定还有什么别的关系。

    而观裴谈的神色,似乎也证明这点。

    以裴谈的出身,他完全可以选任何一个清闲?#36824;?#30340;官职,中宗二次复辟登基,朝堂格局空前的动荡,这个节骨眼儿,大理寺这块烫手?#25509;?#23436;全不会有人敢接。

    可以说是中宗选中了裴谈,但个中还有什么原因…也许才是裴谈接受大理寺卿授印的原因。

    荆婉儿眼珠转了转,章怀太子的年份距离她太远了,她手头所掌握的章怀太子的信息有限,只能推测

    。

    “现在大唐还?#34892;?#22810;人,认为章怀太子当年确实是犯?#22235;?#36870;之罪。”

    裴谈和荆婉儿相视,她说道:”可是当年和天后对立的,每个人都被冠以?#22235;?#36870;的罪名。“

    真谋逆假谋逆,真真假假本就是烟幕。

    中宗一登基,就把自己亲哥哥的后代特赦,接回了长安,足以说明?#31508;?#20013;宗作为天后的儿子,一样遭遇了?#32676;Α?

    当年逼死章怀太子的人,不论是酷吏丘神勣,还是昔日高高在上的天后,都已经入土。但是有时候冤死的人却不一定得到安息。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考宝石鉴定证赚钱吗 快乐扑克 小鱼儿30码期期必中特图 水果拉霸分析软件 11选5赚钱技巧 河北快3推荐号码 恒大亚冠新浪体育 雷速体育会员号 北京pk10独胆技巧 汽修职业什么最赚钱 手机杭州麻将群 河北快3 彩王时时彩计划软件 河北11选5 欢乐斗牛下载 广西快3走势图今天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