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三卷 贡品杀人 第一百章 臣的职责所在
    那长老眸子有点阴深:“青龙寺中不能再传出死人的消息了,请方丈责罚弟子的自私。“

    贪嗔爱欲痴,这里的人也和玄泰一样是犯了戒,他们穿着袈裟的样子实在更让人觉得害怕。

    昨?#36129;?#35843;走的都是武僧人,他身为武僧殿的长老,自然会对这些事一清二楚。说不准还是他在其中为李修琦调配的人手。

    “你们青龙寺,真的还是一间佛寺吗?”荆婉儿忍不住问他。

    那长老睨着荆婉儿:“这一?#26657;?#37117;是你们给青龙寺带来了灾难。”

    荆婉儿正要说什么,裴谈的声音响在耳畔:“我们明日?#25512;?#31243;回长安。”

    长老目光瞥过去:“你们果真会走?”

    裴谈看向玄莲,良久开口:“叨扰寺中多日,大理寺是时候该走了。”

    苍老的玄莲像是这里唯一的佛了。

    “今夜老?#37027;?#33258;守在裴寺卿的院子里。”就听玄莲大师的声音缓缓说道。

    裴谈眸子动了动:“方丈?”

    身旁和尚立刻道:“如?#25991;?#35753;方丈在此?武僧殿一定加派人手…”

    玄莲看着他:“再任由你们胡来?”

    那说话的和尚脸色苍白,低下头去。

    玄莲看?#25490;?#35848;:“这都是老衲的错。”

    沈兴文这时忽然插嘴:“在下也略通医术,能否让在下给方丈诊治诊治?”

    这青龙寺的僧医都不知道医术如何,放着住持病弱好像也没?#20174;Α?

    玄莲大师看了沈兴文一眼。

    …

    站在裴谈的面前,沈兴文面色淡漠说道:“玄莲大师得了很严重的肺痨。”

    裴谈眸?#28216;?#21160;:“玄莲大师真的病重了?”

    沈兴文这时将手拢入衣袖:“而且是病入膏肓。恐怕?#19981;?#19981;到下个月了。”

    怎么会这样?就连裴谈恐怕也再也无言。

    沈兴文说道:“青龙寺的人,不会不知道方丈已经油尽灯枯了。近来他们种种异于常人的做法,或许正与此有关联。”

    玄莲是青龙寺的支柱,青龙寺能成为现在的大唐国寺,恐怕功劳都在玄莲。至于玄莲和大唐皇室做了哪些交易,玄泰口中说玄莲大师不比从前狠心,世人恐怕根本就不知道。

    这时沈兴文忽然目光瞥了瞥已经关闭的屋门。

    荆婉儿心中被这个动作挑的微跳,伸手从桌上抹了一张宣纸。

    人之将死,所以作为一生为了青龙寺呕?#29287;?#34880;的住持,又痛失唯一的爱徒。玄莲大师的?#37027;椋?#20284;乎可以体会到一点了。

    荆婉儿在纸上写:听?#30036;?#27494;者耳力过人…是否确有其事?

    就见沈兴文眯了眯眼。

    裴谈看着荆婉儿,良久缓缓点了一下头。

    所以,就算玄莲现在油尽灯枯又怎么样,他也依然是武功高强的青龙寺方丈…

    他们普通人关起门内说话,玄莲在门外也许听得一清二楚。

    荆婉儿幽幽吸入一口气,良久才手指稳住继续写道:

    大人您真的认为玄泰、是自己想要刺杀您?

    背后没人胁迫,没人指使,就是想杀大理寺卿。今天玄泰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也表现的大义凛然,可私心里荆婉儿还是不相信。

    沈兴文轻咳一声,拿起荆婉儿手里的纸笔,信笔一?#26377;?#36947;:“倒不如说,假如有人指使,谁能指使得了一位辈?#31181;?#39640;的僧人?”

    沈兴文这洋洋洒洒的,一篇字写得是漂亮的很。

    荆婉儿懒得去看他,却只定定盯着他写得字。谁能指使,荆婉儿当然想过,她之前用的是排除法,锁定了刺杀的和尚是玄泰,那现在依然能够排除吗?

    能指使玄泰的,有武僧殿那三位凶巴巴的长老,以玄泰的脾气恐怕别人他也不会听,还有方丈玄莲,还有就只能是。

    荆婉儿看?#25490;?#35848;:?#24052;?#29239;。”她口唇翕动说。

    天潢贵胄才有身份和势力能让玄泰屈服,让玄泰做任何事都?#23567;?

    她不愿相信,德妃已经就这样死了。

    ?#23433;还?#27515;了一个和?#26657;?#38738;龙寺如此轻描淡写,确实让人奇特。”沈兴文慢慢说道。

    “那是因为死的根本就不是青龙寺的和?#23567;!?#33606;婉儿张口就说道。

    沈兴文神情一动:“什么意思?”他望着荆婉儿。

    荆婉儿咬下了唇。除非死的真不是青龙寺的人,才能解释青龙寺的做法,他们唯一只想掩盖真相。

    沈兴文幽然道:“沈某莫非又错过了什么吗?”

    荆婉儿看向了裴谈:“有句话婉儿不知该不该说。先有玄泰,再是那个长老,他们每个人都对这间寺庙…?#20174;?#22826;不正常了。”

    和尚最敬奉的应该是什么,是佛祖,可青龙寺的和尚们,似乎只注重“青龙寺”这三个字。

    只要能让青龙寺维护大唐神寺的声誉,他们似乎连住持弟子死了这样的事都可以沉默。

    荆婉儿似乎还想对裴谈说什么,但门外有玄莲,屋内,沈兴文的存在让人不能痛快。

    沈兴文淡淡一?#26377;Γ?#27784;某?#28982;?#21435;收拾行囊了。”

    说着沈仵作轻松一转身走了。

    “大人您的伤…”荆婉儿立刻开口。

    裴谈顿了顿:“我无事。”

    荆婉儿垂下了眼眸,“就这样回长安,若陛下怪罪大人,大人怎么办?”

    身为君王,就是要找替罪羊最容?#20303;?

    裴谈说道:“太?#34952;?#23665;后,我们再去见一次王爷。”

    荆婉儿眸子亮了亮,“莫非…大人已有计较了?”

    其实眼前这一?#26657;?#20381;荆婉儿早已不认为有人无辜,李修琦?#36879;?#19981;无辜了。

    如今来看,王德妃与他关?#24471;芮校?#20182;常往深宫,也只有他的身份才会让唐皇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将所有罪责最后可能都推到大理寺。

    裴谈沉默半晌,却说道:“你方才在外面时候最不该说的话,就是指明是王爷调走僧人的事。”

    荆婉儿抿了抿嘴,她似乎感觉到裴谈依然对这件案子存保留,她只能说道:“大人,这世上的事,若是排除了其他任何可能,剩下的那个便是唯一。”纵然再不可思议,也应是真相。

    裴谈说道:“这句话没有错,但你排除错了。把不该排除的排除了呢?”

    荆婉儿看着他的脸,良久道:“婉儿请大人指点。”

    沈兴文挑了挑眉,也眯眸看?#25490;?#35848;。

    裴谈片刻说道:“玄泰也许提前知道僧人会被调走,但不是王爷与他合谋。”

    荆婉儿皱眉,白天王爷威胁大理寺不成,晚上就派僧人刺杀大理寺卿,世上哪有这样严丝合缝的事?

    她目光微动:“怎么会?”

    裴谈慢慢道:“你忘了王爷已经写信回长安,他没有必要再多此一举。”

    荆婉儿觉得是李修琦给玄泰制造了机会,可恰恰不该是这点。

    荆婉儿愣了半晌。

    她只是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只是等暮色四合的时候,裴谈带着荆婉儿出门。院子里,玄莲坐在蔽日的淮阳树下,夜晚无风,他也像是静止不动。

    是什么让这位住持临之将死,还要如此。

    走出?#21644;?#20043;后,荆婉儿不由说道:“整个寺庙里,像是只有一个出家人。”

    因为所有人都心中没有佛祖,反而入了?#21738;А?

    “下官求见王爷。”裴谈站在李修琦的?#21644;狻?

    门口守着的僧人皱眉:?#24052;?#29239;已经歇下了。”

    裴谈沉着眼眸,这时候,门里果然传来李修琦的声音,“让他们进来。”

    李修琦如何知道来的是“他们?#20445;?#19981;是“他”。

    裴谈看了眼荆婉儿,二人擦过僧人,推门进入了屋内。

    李修琦确实还没睡,他坐在桌子前面,头微微低着,在盯着膝上一封信看。

    ?#24052;?#29239;。”裴谈行礼。

    李修琦淡淡道:“裴寺卿。”

    裴谈看着他:“下官已决定明日启程回长安。”

    李修琦这时抬起?#32602;?#30475;了他片刻,“明?#31456;穡俊?

    裴谈说道:“请王爷随臣一同回去。”本?#21019;?#29702;寺前来的任务,就是这个。

    李修琦眸内似乎有神色微动,没答应裴谈。

    荆婉儿想知道,裴谈打不打算问李修琦昨天死的那个僧人。

    ?#24052;?#29239;昨夜…”裴谈开口,眸子看着李修琦的脸?#20303;?

    李修琦还是没接话,他不会没?#20174;?#35060;谈要说的话是什么。

    裴谈也便一时住了口。

    屋子里三人都不说话。

    李修琦折起了膝盖上的信纸,将之放到了桌子上。

    裴谈隐约扫到了上面的字。

    ?#24052;?#29239;您…”

    他?#34892;?#21507;惊,眸子再次望向李修琦。

    李修琦说道:“已经没有必要写信回长安了。”

    这句话已经承认这封信就是之前他说要阻止大理寺调查的信。

    可是那封信明明已经送出去了。那那封送出去的信里写了什么。

    ?#24052;?#29239;为何突然?#35851;?#20027;意?”裴谈只能?#23454;饋?

    李修琦看着他:“裴寺卿,?#23601;?#31245;微收拾一下,明日就随你大理寺回去。”

    屋内好一会沉默,荆婉儿看见李修琦的屋内已经十分清俭,角落里还放着一口箱子。

    裴谈定定道:?#24052;?#29239;,您认识前睿宗陛下的德妃吗。”

    荆婉儿立?#21050;?#22836;看向李修琦。

    李修琦的面上没什么表情变化,简直要说他是城府过人还是真的内心就没有情?#32961;?#21160;,“到了现在,裴寺卿还在?#20961;?#25152;谓的真相吗?”

    裴谈眼眸沉了沉,说道:“这是臣的职责所在。”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32602;篽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微乐广西麻将最新版下载 二分彩走势图表 pk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快速赛车 重庆时时单双专家 重庆时时彩 主题医院 赚钱 刷宝怎样发视频赚钱吗 六人通比牛牛 新澳博博娱乐场 时时彩 多媒体网站赚钱吗 qq捕鱼大亨yy 贵州快三选号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开结果 北京快三玩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