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三卷 贡品杀人 第八十六章 女人的直觉
    这句话让屋中陷入可怕一样的寂静。

    此间三人发现竟然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或许只有荆婉儿眼睛里幽幽?#20102;?#30528;。

    因为这个问题忽然就透露了另一个可怕的问题…杀死慧根的…只有一个人吗?

    竟然感觉有点阴森。

    “大人可有闻到,长乐王身上有香味?”荆婉儿忽然说道。

    裴侍卫不禁冷看了荆婉儿一眼,只有这?#23601;?#26159;总是神神鬼鬼,真怕她下?#24187;?#21448;说出什么话。

    裴谈比荆婉儿离得李修琦更近,自然闻得到那股冷香,可他?#24187;?#30333;荆婉儿又有?#25105;狻?

    “那应该是宫中紫宸殿,常用的龙涎之香。”这种香气浮现在裴谈的记忆力,他曾在紫宸殿觐见中宗几次,殿中萦绕的,隐约便是此香。

    听到裴谈的介绍,荆婉儿也微微呆了一下。

    “早年长安志便有记载,‘西域使献奇香,香气沿长安数十里,经月乃歇’。”荆婉儿喃喃念道。

    裴谈看着她:?#23433;?#38169;,而且此香…是真正的奇珍,即便最近一次献供,也?#20011;?#24555;十年前。所以,这样珍贵的贡品,按道理只有陛下一个人能够使用。”

    这比起海芋花这种级别的贡品不知又高级了多少倍,其他贡品尚且可以有受宠幸的臣子,有机会享用,可这样的奇香,如同龙涎的名字一样,便只有天下独一份的尊崇了。

    荆婉儿嘴角微动:“莫非这香也是皇后给长乐王的?”

    裴谈眸子幽幽:“我说了,最早献供有记载也是在十年前,到了今天应该早已用完了。即便是现在的陛下…也未必?#23567;!?

    陛下都没?#26657;?#19968;个郡王爷?#20174;校?

    荆婉儿下意识地想,长乐王把御赐的贡品海芋花私自?#36879;?#38738;龙寺,或许这还不够他犯了欺君之罪

    ,可是私自用了连帝王也用不起的奇香,这已是不寻常的?#24184;。?#19981;相信若被中宗知晓,中宗也会原谅吗?

    荆婉儿说道:“越来越?#24187;?#30333;这位王爷是如何想的。”

    若只是看这两次和李修琦的接触,荆婉儿感觉不到他是个狂妄肆意的人。那张淡脸上,始终是平平稳稳,应该说,那样孤索的气质,比青龙寺这些和?#26657;?#26356;像是清修的人。

    但是想起他不合情宜的打扮,荆婉儿再次不语。

    裴谈忽然眸子一闪,过了会儿才看着面前的二人:“长乐王或许并没有藐视皇威。”

    荆婉儿诧异看过去。

    裴谈眸子闪了几下,“十年前,此香被进贡的时候,是天后当政。你们可有想过…那时候的朝堂格局?”

    这次倒是荆婉儿?#20174;?#24930;了半拍,她究竟是闺中少女,难以理解透彻这些朝堂纷争。

    裴侍卫神情凝住:“那时候滕王爷,还是朝野上最有名望的一位王爷。”

    正是,单看诗?#21697;?#27969;滕王阁序的脍炙人口,就知道滕王殿下昔日的锦绣无双。

    “当年天后受到了此贡香,若要恩赐下臣,滕王或许便是这其一。”裴谈的这番分析甚至带动起?#35828;?#24180;的政治格局,让荆婉儿有种耳目被洗新的感觉。

    裴侍卫冷然说道:?#20843;?#20197;滕王府的龙涎香,来自昔年的天后赐予。”

    而滕王未必?#19981;?#29992;这样浓烈的香,驾鹤西去后,龙涎香便留到了长乐王手里。

    多缜密的一条分析线。

    而且如果这就是事实的话,长乐王李修琦确?#24471;?#26377;做过什么欺君的事。

    而且,就算连中宗也知道了李修琦使用龙涎香的事,追究下去就会牵扯到天后,陛下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3433;?#30693;道。

    所以,长乐王知道这一点,才会毫不顾忌地使用龙涎香?

    “但有那么多香可以用,为?#25105;?#29992;龙涎?”故意这么?#24184;?#21527;。

    可是滕王府上留下来的龙涎香一定所剩不多,又能够?#24184;?#22810;久。

    裴谈片刻?#34892;?#24189;然道:“龙涎香比起其他香的特点便是能长久不息的香气,传闻是龙的唾液所制,所以才会得到帝王的偏爱,但说到?#23383;?#26159;传说罢了。”

    “我们看见长乐王的时候,他一副要就寝的样子,谁在就寝的时候,也会用香?”

    荆婉儿两道?#21152;?#28857;皱,而?#19968;?#26159;这么浓郁的香。不会影响休息吗?

    这一天,似乎又是白白地费了。

    荆婉儿从裴谈那张脸上,不知道能不能看出些波澜。

    回?#21051;?#22312;自己屋里的床铺上,感受身下这床板冷硬,只铺着的一张薄缎子,可是这倒不是荆姑娘不能入睡的原因。

    虽说寺庙里的条件艰苦,但荆婉儿是睡过宫里大通铺的人,怎么会在乎这个。

    她只是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院子里静?#37027;?#30340;,像是整个寺庙都睡了。

    经过两个晚上的观察,她?#20011;?#24456;确信,那冷面的裴侍卫,到底不是铁打的神仙,每当子时一过,丑时出现的时候,他就会眯半个时辰。

    荆婉儿今天就是想赌一把,看他?#22815;?#19981;会在同样时间入睡。

    习武之人睡着的呼吸是不一样的,很容易就能听出区别。

    听到裴侍卫睡了的声音后,荆婉儿从床上坐了起来。若问她为什么知道,宫中的那些御前侍卫,每一个都是内功高手,杂役房只有经常外出处理尸体的她,会时常和侍?#26469;?#20132;道。

    荆婉儿确认了之后推开身上被子,穿了棉袜踩在地上,不惊动人她也很擅长,只要发出的声音在一定倍率内,就不会被裴侍卫发现。

    她施施然地走过去开了门,顿了顿,才双脚踏出去。

    院子里这会也没有和尚了,她就这样走出去,并不是难以忍受的冬夜,她这样走出去也不会影响。

    “荆婉儿。?#20493;?#36793;一声轻和的声音。

    荆婉儿身体顿住,慢慢转过身。

    裴谈打开门,站在?#25293;凇?

    “你要去哪里?”

    荆婉儿甚至不知道裴谈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她目光里闪了一下微光。

    荆婉儿的计策中几乎不会有什么纰漏,自从只有她遇到的这个男人。

    她看到裴?#24178;?#21518;的屋内有烛火,可是她之前是看到烛光灭了才?#39029;?#26469;。

    荆婉儿?#39740;?#38745;默半晌,说道:“大人,您说断案讲求证据,一味在房间中待着是不会有证据送来的。”

    裴氏的势力确实很大,能够从皇宫中查到贡品的资料,还有其他一些手段。可是这些,终究只是表面功夫。慧根到现在死因为何,依然毫无头绪。

    一个案子现在连死因都确定不了,更不要说凶器、凶手这些远在天边的东西。

    裴谈眸子幽深,看着荆婉儿,他就知道这个少女不会坐以待?#26657;八阅兀?#20320;现在想要做什么?”

    这才是说不通的,夜黑风高她要去偷窃吗?

    可是证据也不是她能偷来的。

    荆婉儿想说什?#20174;?#35328;又止,便用眼神一味地看?#25490;?#35848;,裴谈良久又说:“怎么了?”

    荆婉儿说道:“如果我说了,恐大人会笑话我。”

    裴谈眸子动了动,再次眯了眯眼,“我不会笑话你。”

    荆婉儿似乎在看他面上的表情。

    她也是不确定地说:“即便是…女人的直觉?”

    裴谈一时没听清楚,“什么?”

    荆婉儿更一动不动瞧着他,“大人是男人,可愿相信女人的直觉这种东西?”

    裴谈盯着她不说话了。

    但是他脸上,或许是出现了一些什么不可思议的变化。

    裴公子出仕以前,长在裴氏二十余年,能嫁入裴氏的女子,多是出自五姓七宗,识大体雍容气度,在裴家上至嫡支祖母,下至一个小旁支的总角女童,都绝不会说出任?#25105;?#21477;…女人的直觉这种话…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广西快3中奖金额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 应用试玩赚钱吗 福彩老快3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公路画线赚钱么 彩客网比分直播 1977通比牛牛的规律 稳赚的足球竞彩注册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 188篮球比分 棒球比分app md梦幻模拟战2 赚钱 麻将游戏软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