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三卷 贡品杀人 第八十三章 上香
    有红色的血水从筷子上滴下来,裴谈转动手腕,从不同角度看着这东西。

    这时荆婉儿发现,筷子接触“珠子”的一端,竟然开始缓缓发黑了。她惊道:“大人!”

    裴谈很快看见了,就看裴侍卫骤然一步冲过来,“公子小心!”

    裴谈松开了筷子,那东西和筷子一起掉落在桌上。

    “大人,您的手?”荆婉儿惊魂未定看过去。

    就看裴谈翻开手掌,他刚才用右手拿着筷子,此刻手掌干干净净,并没有染毒的迹象。

    荆婉儿两个人才放心些,依然心有余悸地看向那“东西”,此物竟然有如此剧?#33606;?#20986;乎他们意料。

    “是否应该通知玄莲大师?”

    荆婉儿再次看向裴谈,从他徒弟的喉咙里?#39029;?#22914;此剧毒物质,恐怕整个青龙寺都会震惊。

    而且,现在发现了这个毒物,那慧根脑后的重击伤一瞬间又怎么让人想的明白?

    裴谈一时没有说话,换了任?#25105;?#20010;人,此刻都没办法立刻做出什么决定。

    荆婉儿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裴谈看向桌上:“我们得先知道,这是什么。”

    屋内每个人都沉寂,此物的毒性恐怕还更胜砒霜,而它的罕见又是令人始料未及。

    每个人都在想着可能性,裴侍卫这时沉沉道:“如果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们的?#21491;?#21482;会更大。”

    他这句?#20843;?#20986;,荆婉儿和裴谈都是一愣,但随即就神情一变。

    原因是,这里是青龙寺,寺庙中每一样物件,都不可能?#25237;?#29289;沾边。

    唯一的可能就是外来的毒物。

    外来的人…仍然只有他们。

    裴谈缓缓说:“王爷是半个月前就来了寺庙,闭关之?#20843;?#20250;彻底净身,所以王爷的?#21491;?#21487;以排除

    。”

    那就是此刻屋内的他们三个,和外面大理寺带来的十个衙役。

    这是越查越查到自家头上吗?

    荆婉儿感到一个冰冷的视线,冷冷盯在她的脸上。

    她抬头和裴侍卫的目光相接,他的目光里面没?#34892;?#20219;。

    荆婉儿唇边动了动:“你怀疑我?”

    裴侍卫?#34892;?#20919;冷说道:“我只知道在大理寺所有人之?#26657;?#21482;有你不是大理寺的人。”

    荆婉儿被堵得没有话,她的?#20961;?#31639;大理寺的人,尤其是在来之前,那十个衙役还是裴谈要求亲自挑选的,所以也算得上亲信。

    裴谈说道:“没有证据之前,不要随意怀疑。”

    荆婉儿没有吱声,她知道自?#32597;换?#30097;再正常不过,只要出了事,大抵都是她的不对。

    门口一个僧人的声音打断了屋内的沉闷,“裴寺卿,您一个手下求见您。”

    手下?便是此刻居住在前院的大理寺衙役。

    裴谈说道:“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衙役推门而入,对裴谈匆匆行礼道:“大人。”

    “怎么了?”裴谈问。

    那衙役低着头:“回禀大人,长乐王殿下不愿意随我?#28982;?#20140;。”

    裴谈看着他,此?#20843;?#21629;令衙役们整装,按照之前的中宗旨意,将李修琦护送回去。

    片刻裴谈?#38405;?#34905;役:“知道了。既然王爷不愿意回,你们就先在前院安置吧。”

    那衙役便退下去。荆婉儿看裴谈脸上没有意外,不由道:“是大人早料到了?”

    裴谈主动提出让十名衙役护送李修琦,焉知那时候不正是以退为进。而现在果然李修琦不愿现在就这样走。

    裴谈片刻才说:“长乐王这一支?#26159;祝?#21644;李唐皇室之间本来就牵涉不深,正因为基本不涉朝政,

    所以才会有闲散王爷之称。”可是在民间,滕王殿下的名头早?#28937;?#20837;人心,初唐人杰王子安,王府典签卢照邻,帝京才子骆宾王!都曾是滕王府的座上宾。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高朋满座,千里逢迎。

    裴谈的话或许可以理解为,这样才誉大唐的?#26159;祝?#19981;愿意身上背有杀人疑犯的罪名。

    “若此事与长乐王无关,”荆婉儿眼眸微动,“大人想必更要还王爷一个清白。”

    因为结交才子名士,滕王一脉早已与现状的皇室有区别,因为现在大明宫是那么冷酷?#36879;?#39640;在上。

    荆婉儿沉默了一下,还是选择看向裴谈:“大人,婉儿能否单独跟您说几句?”

    荆婉儿也未必信任这里的所有人,或者她有她的?#23546;恰?

    裴谈没有立刻回复荆婉儿,站他身旁的是最亲信的侍卫,就算避讳也不该避讳他。

    他看着少女:“你是想到了什么?”

    荆婉儿只得道:“婉儿只是想到了,也许外来的人并不止我们。”

    裴?#24178;?#24773;动了动,片刻后,他示意了一下裴侍卫,裴侍卫便冷冷地看了眼荆婉儿,转身走出了门外面。

    “到底是什么意?#36857;俊?#35060;谈开口。

    荆婉儿眼内?#34892;┥炼?#30340;微光:“外来的人除了大人带过来的衙役,自然应当也包括马车中的那位…不?#26376;穡俊?

    裴?#24178;?#24773;动了动。

    他看着荆婉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那位是不可能的。”

    荆婉儿?#27425;剩骸?#22312;护国神寺内,杀死一位年轻的高僧,这件事本身不是更加不可能吗?”

    如果他们没有来护国神寺,没有亲眼目睹一桩命案,甚至慧根的尸体都亲自检查过。这件事让大唐任?#25105;?#20010;国民知道,都会觉得不?#20260;家欏?

    “青龙寺僧人已经提供过证言,慧根从小跟随玄莲修行,他的身手理应不亚于任?#25105;?#20301;武僧。”

    可是慧根?#20174;行?#36731;而易举死了,荆婉儿一字一句说这些的时候,就已经把所有匪夷所思的东西包含在内。

    裴谈良久才说道:“你可知护国神寺的地位,不逊于大唐任?#25105;?#20010;官场机构。陛下不会?#24066;?#26377;人染?#24178;?#23546;,何况是他亲自下?#23478;?#36865;来寺中的人。”

    等大理寺接触到马车的时候,连马车外的门都被封紧,何况那位的身份,也不可能让她从大明宫里带出任何东西。

    荆婉儿慢慢说道:“婉儿只是在说任?#25105;?#31181;可能,即便要排除外来的人的时候,至少不该把目光只集中在大人和大理寺的身上。”

    裴谈没再说话,荆婉儿的话的确是称得上有道理的,那么多看?#21697;?#22839;的案件,都不能用寻常的思维去揣度。

    荆婉儿?#38405;?#24573;地闪过一个念想,她眼睛?#20102;?#30475;着桌子上的“珠子”:?#20843;?#35828;不能直?#28216;?#29572;莲方丈这东西的来历?”

    裴谈对荆婉儿的这副突然想到什么的神情,还算?#34892;?#29087;悉,“直?#28216;?#29572;莲,若问不出来历,反而可能增加暗处的风险。”

    荆婉儿和裴谈目光对视:“但是除了我和大人,没有人知道这东西,是从慧根的喉咙里面拿出来的。”尤其是那些守在冰窖外面的僧人,他们想必现在并没那个心思检查慧根的尸体有了什么异样,更是没看到荆婉儿和裴谈从冰窖里面带出了什么。

    荆婉儿再次用手帕,捻起了那“东西”,看?#25490;?#35848;说:“我们只需拿着东西去问玄莲,请他告知此为何物,或者是否为青龙寺内的东西,就什么都清楚了。”

    人在思索的时候最容易产生思维定式,荆婉儿刚才正是把他们从这种定式中解救了出来。

    裴谈眸子,也不再有疑动。

    但是要见方丈,也不是那么容易随时都能见得到。当他们询问小和尚的时候,得到的是方丈很可能会在主持完净身仪式后,再次闭关。

    而说真的,这?#25442;?#22269;神寺的住持,年纪实在?#34892;?#22823;了。

    上一任住持在任只有五年,赶上大唐岁月动荡,天后临朝,在五十岁的时候圆寂于禅房。而今玄莲已六十有余,即便得道圣僧,也逃不脱人?#26469;?#38480;。

    而以慧根的身份,玄莲圆寂之后,他本来会成为青龙寺建寺以来,最年轻的一任住持。

    “若直接去问方丈,太过郑重了。”就算荆婉儿不说东西的来历,也?#34905;?#32473;人刻意之嫌。

    裴谈心思缜密谨慎,不得不让荆婉儿多?#24760;?#20102;一下。

    如果说被留在青龙寺,有什么?#20040;Γ?#37027;就是荆婉儿有了第二次去大雄宝殿的机会。

    不同的是这次倒没有武僧追着她喊妖女了,来到宝殿之外,看着那两个僧人:?#30333;?#25345;已经许可,大理寺的人三天内可以在内院随意走动。”

    那两个僧人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明显没有要阻止荆婉儿的动作了。

    荆婉儿大摇大摆进去了。

    果然香?#25345;校?#36824;没有上的香。

    荆婉儿迈了几步走到香烛案前,抬头看着端严的释迦牟尼佛。

    “都说你普度众生,为何自己寺中的弟子?#19981;?#20305;不了?”

    佛像当然不会对荆婉儿有回应,可她已经从旁边的筒中取出了一炷香,在烛台上点燃。

    闭上眼睛,荆婉儿脑中一片空白。

    就这样默站了片刻之后,她睁眼,把香插入了香炉?#23567;?

    她再次望着空荡的大殿,玄莲说的那句落发为尼,把她曾经埋住的记忆挖了出来,就算上了这柱香,她的心里也没有平静。

    要是当初真的选择皈依了佛门,恐怕她心中的平静也并不会如想的那样来。

    就算身在佛门,心里也在万丈红尘。



亲,点击进去,给个?#38391;?#21591;,?#36136;?#36234;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幸运28预测上pc28点gd 山西泳坛夺金 日本职业赚钱 足球直播英超 五分彩开奖网站 平肖平码公式规律 港彩10码中特 重庆时时彩骗局 半全场 中国股票配资网 山东11选5走势图 广西快3 陕西快乐10分玩法 时时彩稳赚吗 黑龙江11选五计划 三公有顺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