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一卷 人皮刺青 第二十章 邢主簿
    城外百里的有间客栈?#26657;?#20986;人意料,宗霍的一行人居然足足逗留了三天三夜。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警惕地从客栈里出来观察四周,显然他们也担心逗留太久引出祸患,?#19978;?#20174;地狱里解放的宗霍根?#20037;?#26377;顾忌,彻底地纵情声色。

    裴家的暗卫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埋伏在周围。

    三天后,车队终于劝服宗霍离开。离开的时候,宗霍心满意足,脸上有一?#32844;?#30561;半醒的醉态。

    裴家几个暗卫,立刻进客栈检查,发现这家客栈老板的女儿,已经无声无息吊死在了房里。

    检查尸体过后,两个暗卫对视一眼:“是被勒死的。”

    而掀开女子的衣服,下,体凌?#20063;?#22570;,显然被极端凌辱。

    这间客栈周围荒无人烟,宗霍贪恋女色,只有这客栈中的女儿可以供他泻火。

    可怜这个女子就遭了秧。

    一个暗卫捏紧了手心:“马上传信禀报公子。”

    这宗霍替死逃生,在路上又犯下累累罪行,早已是罄竹难书。

    宗氏父?#28216;?#20102;掩盖罪行,早就不把任何人的命放在眼里。荆婉儿逃宫以后,宫里的内奸也把消息传给了宗楚客,“崔尚宫没能把那收尸的宫女杀掉。”

    宗楚客捏碎了手里的杯子:“你说什么?”

    想要?#28895;?#27515;这件事做到人不知鬼不觉,灭掉所有?#31508;?#20154;的口是重中之重,想不到这点事,那个崔尚宫都办不好。

    来人将昨夜宫中发生的事情,悉数告诉宗楚客。包括怀疑是长乐王把人带走了。

    宗楚客神色更晦暗?#24187;鰨骸?#33509;不是长乐王呢?”

    不是长乐王,就是……裴谈。

    当初一力主张他儿子死罪的,就是这个裴家孽子。

    “裴谈昨夜是奉诏入宫,况且有陛下身边的蔡公公证明,应当……不是带走那宫女之人。”而且裴谈也没有带走荆婉儿的动机。

    说到底,宫中戒?#24178;?#20005;,想要无声息带走一个人,必然要权势滔滔,想来想去,还是长乐王最有可能。

    但事关亲子,宗楚客显?#24187;荒?#20040;容易放松戒备,他看着回话那人,声音幽冷寒森:“如果被裴谈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那人也是一惊,不?#19978;?#21040;这个裴谈可谓是瘟神无疑,当初见到这个貌若温和的裴家二公子,谁也没想到他是如?#27515;?#38754;无情,没有丝毫顾及宗族情面。

    “倘若裴谈已经发现了什么,他必然是第一时间戳破此事,且禀报陛下,绝不会像现在这样默不吭声……”那人小心翼翼,做出了推测。

    确?#25285;笔?#35060;谈能不顾一切阻碍请中宗下旨处死宗霍,那现在如若他发现宗霍其实未死,难道不会更坚决地站出?#21019;?#31359;一?#26032;穡?

    宗楚客目中精光闪过,片刻没有言语。

    ——

    因为没有人愿意冒险得罪长乐王,所以崔尚宫更是被警告,不得再提及此事。

    崔尚宫因此恨得咬牙切齿,她没想到自己精心盘算的一步棋,会落到赔了夫人?#32456;?#20853;的地步。

    “去把巧儿给我带过来!”她恶狠狠?#24895;饋?

    巧儿被带来的时候什么都?#24187;?#30333;,却下意识感觉到战战兢兢,尤其当她接触到崔尚宫阴沉的脸,她一颗心就沉了下去。

    崔尚宫冷冷看着已经吓呆的小宫女,“那天我?#24895;?#20320;跟荆婉儿一块去收尸,你是听我的话全程寸步不离跟着她的吗?”

    巧儿抖得厉害:“是……是的……”

    崔尚宫目光阴深?#24739;?#24213;,她之所以?#20204;?#20799;跟着,就是为了防备一手。如果荆婉儿没有在尸体上发现什么,那就一切还好。

    “?#24708;?#21407;原本本告诉本宫,那天荆婉儿是如何做的?”

    巧儿目光呆直看着崔尚宫,她觉得有种绝境的寒气从她脚底升上来,她那天没有带出宫的腰牌,被荆婉儿独自留在了宫门内。

    她没有看着荆婉儿是怎么收尸的。

    “奴婢看见……她?#27809;?#27833;、烧了那具尸体……”

    ?#31508;?#22905;站在宫门内,看见?#24524;?#30340;火光和白烟,浓烈的充斥了空?#23567;?

    崔尚宫目中咄咄逼人:“你们将尸体拖到了何处?#26632;伲?#22905;又是如何做的?”

    那坟地在宫中占地多顷,那具假冒宗霍的尸体究竟毁在什么地方,哪怕是留下的灰烬,也是证据。

    巧儿的脸血色褪尽,她呆滞不语望着崔尚宫。

    崔尚宫的声音越来越危险道:“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亲眼看着她把尸体处理掉的吗?”

    崔尚宫的残酷在杂役房积威深重,没有宫女能在她面前撑住半刻钟,巧儿原本就是个贪生怕死的本性,在崔尚宫有意的半压迫和试探之下,她精神终于崩溃。

    “奴婢、奴婢知错了!求尚宫大人饶了奴婢吧……”

    崔尚宫冷冷盯着她半?#21361;骸?#20026;什么要求本宫饶了你?”

    巧儿哭的断断续续:“奴婢、奴婢并没有跟着那荆婉儿出宫收尸,奴婢、奴婢只是在宫门口看见她烧尸体的火光,奴婢不是有意要欺瞒尚宫,奴婢保证不会再?#37026;?#27425;了!”

    崔尚宫的手死死攥紧肉里面,好啊,荆婉儿从她眼皮下逃了,现在又发现巧儿也是阳奉阴违,如此看来,那天荆婉儿究竟是如何处理尸体的,根本无从知道。

    这件事,如果被那位宗尚书知道,怕是连她的性命也不保了。

    “来人,把巧儿拖下去,乱鞭子抽死!”

    巧儿脸如土色,“尚宫大人饶命……”

    崔尚宫身边的宫女可不会心慈手软,两个身形高大的掌事宫女早就一步上前,死死捏住巧儿的两条胳膊,把她往门外拖。

    巧儿终于?#20174;?#36807;来,尖叫道:“尚宫大人!尚宫大人!”

    崔尚宫恨不得她立刻死透,要是让这巧儿再嚷嚷出什么,传进宗楚客的耳里,不止这么多年她步步钻营,爬到的尚宫之?#33618;?#20445;,甚至连她都得像这些宫女的贱命一样,她怎么能容忍。

    “把她嘴堵死了,在她?#25472;?#20043;?#23433;?#35768;她再发出哪怕一丝儿声音!”

    巧儿的恐惧被塞进喉咙?#26657;?#30524;睛睁得老大,?#24187;?#30333;自己的命为何一息间就没了。

    崔尚宫处死了巧儿,心里的那口气却还是吊着,她但愿荆婉儿确实是被长乐王带走了,成为长乐王的玩物,如果这一生都不能离开长乐王府,对她也是个交代。

    夜晚,白天还是恶魔的崔尚宫,低眉顺眼的对着一个穿着太监衣服的人:“请公公放心,都处理好了。”

    太监捏着嗓子,眯起眼说道:“尚书大人问你,为什么那宫女会提前逃走,是不?#24708;?#36208;漏了风声?”

    崔尚宫目光掠过一丝阴狠,神情?#20174;?#21457;恭顺地卑微着:“自然不是,那荆婉儿一向忘不掉自己曾是长安千金,早就不?#24066;?#20026;奴,想必见到长乐王进宫,她打着飞上枝头变凤?#35828;?#20027;意,自然靠上长乐王……这?#20040;?#26641;。”

    太监声音冷漠:“你能确定荆婉儿是跟着长乐王走了?”

    崔尚宫弯折身子:“她一个任人宰割的低等奴?#33606;?#22914;果不是有长乐王这样的人护着她,任她有生出翅膀,又怎么飞的出这大明宫?”

    太监目光动了动,也不知是信没信这句话。

    崔尚宫眸子一转,从衣袖中拿出一份书信:“这?#24708;?#26202;丹凤门的守卫,所供述的证词。当晚,长乐王独自驾着马车进宫,离开之时……他们都亲耳听见,马车中有女子的调笑。”

    这可谓是铁证,证实长乐王李修琦,确然是带走了宫中女眷。

    见到了这份证词,太监眸中的神色才松了松。

    “为保万全,若叫尚书大人知道荆婉儿是被其他人带走了,不仅你?#24187;?#23601;连咱家都要给你陪葬。”

    崔尚宫自然恭?#36710;溃骸?#22900;?#20037;?#30333;。”

    等那太监走了,崔尚宫捏紧的手才松开。她神情冷漠,这份供?#39318;?#28982;是伪造的,当天晚上长乐王是喝的烂醉离宫,谁也没有看见马车里面有其他人。可是这样的事情,应该说没有人会主动说出事实。

    ——

    因为裴谈对人心的洞彻,所有人,最后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主动将“荆婉儿是被长乐王给带走的”这件事,描述的越来越真。

    甚至宗楚客,都一时?#20063;?#21040;破绽。

    而这几天,裴谈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让邢主簿将?#32580;?#23546;沉积的卷宗,一样样拿过来,看似并无目的地翻找和查阅。

    “大人,这些都是死案了,?#34892;?#26089;就过了期限,您何必还看呢?”

    邢主簿这两天和卷宗打交道,弄?#27809;?#22836;土脸,是越发弄?#24187;?#30333;这位大人想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看看这些案子?#26657;?#36824;有没有什么能做的。”

    裴谈说道,片刻,?#20174;种?#30528;其中一个案子说道,“这个案子里面,几个涉案人都还在长安吧,你明?#25112;醒?#24441;把他们带来一趟。我?#34892;?#35805;要问。”

    邢主簿伸?#25151;?#20102;一眼,竟然又是快要过期限的案子,他着实弄?#24187;?#30333;裴谈所想,?#33618;?#36947;:“是,属下明日去办。”

    这时候因为天色已晚,把裴谈看过的案卷归档以后,邢主簿就离开了?#32580;?#23546;。

    门口有一辆马?#25285;?#37026;主簿看到马车以后脸色变了变,随即却旁若无人地上了车。

    马车随后离开,却不是走向邢主簿家的位置,而是在故意绕了几个圈以后,在天色暗下来,借着夜色掩映,停到了尚书府的后门。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9900炮捕鱼棋牌游戏 网球比分直播第一捷报网 免费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雷速体育进球图片 创业板好股票推荐 牧场物语 新天地 赚钱 江西快三开奖号码 超级大乐透 运哈商务能赚钱吗 辽宁35选7开奖信息 麻将软件外挂 奥讯球探网 足球指数 闲来宁夏麻将微信群 微信投票可以赚钱骗局 ag捕鱼王辅助 足球电竞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