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一卷 人皮刺青 第十六章 画舫
    荆婉儿的呼吸,由重变轻。尽管看不见身后的裴谈,可是她知道是他。

    在画舫的船头,她所看见的唯一的人,就是他。

    裴谈进宫,自然穿着官服,才能面圣。那三品大理寺卿的袍袖,在画舫船头的风?#26657;?#37027;么惹动……荆婉儿的双眼。

    “你是、裴大人吗?”她仿佛小心翼翼,想得到确认地问道。

    荆婉儿也实在不敢相信这么巧,她今夜出逃,竟然就会在宫中遇见裴谈。

    而裴谈,虽说挟持了荆婉儿,却在随后?#22836;?#29616;她身上穿着的是宫女服饰。一个宫女深夜出现在太液池?

    就在他也感到事情有异时,听到这名宫女问了这句话。

    还能感受到,那话语中的小心翼翼。

    裴谈终于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了,被匕首相贴颈部,这女子没有害怕,倒是立刻叫出了他的身份。

    裴谈许久沉默之后,说道:“你如何知道本官?”

    熟悉裴谈的人都知道,他几乎从不用“本官”的称呼。

    他的身上许多时候还保持?#25490;?#27663;公子的习气,彬彬有礼时的一声“裴某?#20445;?#35753;人深觉自在。

    荆婉儿难以描述自己的?#37027;椋?#21738;怕被匕首对着,她也觉得比这五年间任何一刻都要惬意。

    裴谈虽然同样看不见荆婉儿的神色,但黑暗中人的感觉异常敏锐,他能感到?#31192;?#39318;对着的这名小宫女,不仅没有一丝的害怕,甚至即使知道了他的身份,也没有丝毫惊慌的感觉。

    裴谈自认是个君子,他原先以为是这大明宫中的贼人,岂料是个柔弱女子。而这女子一身还湿淋淋的,再被他一个大男人用?#37117;?#23545;着,裴谈不由皱皱眉,就在那一刻他松开了手。

    荆婉儿感到脖子里的凉意不见了,立刻伸手去摸,果然已经没有了匕首。

    她这时,终于敢在沉默中转过了身体,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抬起了头颅,裴谈这时已经从另一个衣袖里拿出火折子,晃亮,两人就在这微弱光亮中第一回见到了彼此。

    裴谈微诧,一张想象之外的清秀脸孔,荆婉儿也是第一次见到裴谈,比想象中更年轻的?#24120;?#20182;举着火折子的,正是裹着纱布的右手。

    “真的是裴大人……“荆婉儿喃喃出言。

    裴谈打量她浑身上下,就在他要进一步问询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整个画舫都猛地晃了一晃。

    荆婉儿也被这变故弄得一惊。

    裴谈举着火折子看见了她下意识抬头看向厢房外,脸上是刚才被匕首对着都没有出现的苍?#23383;?#33394;。

    接?#25490;?#35848;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画舫自动靠岸了。

    他在这太液池上,俨然已经漂了一整夜。

    一夜的平静也就此被打破,无数嘈杂的声音从画舫外面传过来,有人厉声?#26657;骸?#26159;什么人在画舫里!?立刻出来!”

    这声音像是宫里守卫,冷漠和严厉。

    而荆婉儿肯定这就是搜寻一夜的人,想不到连这里都找到了。

    ?#21491;?#25151;私逃宫女的事情,这一夜已经传遍了大明宫?#26657;?#23467;中所有护卫倾巢而出,为了抓一个没有翅膀的小宫女。

    “来几个人,进画舫去搜!”裴谈听见外面,有人说道。

    画舫前后通达,厢房加起来也只有五间,要搜索根本没?#24515;?#24230;。

    而听着声音,他们一定是从船头上传,会从那里开始搜。

    这时,面前的宫女忽然近前一步,目光灼灼盯着他:“……裴大人,宗霍是不是已经逃出长安了?”

    外面的所有声音加起来,也没有这一声少女清音振聋发聩。

    裴谈迅速看向她。荆婉儿的眼睛极亮,甚至有点像这暗夜的星子,里面蕴藏的是所有人无法想象的东西。

    这世上,会关心宗霍是否活着的宫女,只有一个。

    裴谈心里几乎是雪亮了。

    画舫外,有一声意味深长的响起:“你们看这画舫地上,怎?#20174;?#27700;渍?”

    荆婉儿浑身湿透,从水底上来,地上的水渍自然是她身上留下的。

    只见裴谈忽?#24187;?#20102;手上的火折,抬脚上前推开了厢房的门。

    那些搜查的大明宫守卫,果然此刻聚集在了船头上。

    裴谈背对荆婉儿站立,声音轻轻的如浮云:?#23736;?#22312;里面不要出来。”

    然后厢房的门在荆婉儿面前关上,外面传来裴谈远去的声音。

    当裴?#24178;?#24433;,渐渐出现在画舫里的时候,搜查的守卫个个都是一愣。

    裴谈的三品官服不是假做的,而他淡然行走的身影,也一时让搜查的人不敢进退。

    “你是?”带头的守?#29702;?#33394;一深,盯?#25490;?#35848;看。

    裴谈的身影出现在船头之后,就看到在岸边,密密麻麻,站满的都是穿着银盔甲的千牛卫。

    其中有人目光幽微:“原来是大理寺卿大人……大人怎么会在这画舫?#26657;俊?

    裴谈看着那说话的人,“本官昨夜进宫,耽搁太晚,承蒙陛下厚爱夜宿宫?#23567;!?

    “原来是这样……”为首的人眸子动了动,?#26696;?#38382;画舫?#26657;?#21482;有裴大人一个人吗?”

    那这水渍又如何解释?

    裴谈淡淡道:“本官独自乘坐画舫在太液池漂了许久,夜里水流湍?#20445;?#24324;湿了船尾吧。”

    为首的人目光幽微深邃,对裴谈的话,却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相信。

    半晌之后,那人才噗嗤一笑:“我等也是任务在身,不知裴大人能否?#24066;?#25105;等进去搜一搜画舫,若是无人我等也好交差。”

    裴谈目光幽幽,半晌则是道:“请便。”

    为?#23383;?#20154;就笑了,说道:“既然如此,我等……”

    “慢着!”

    人?#35946;?#20256;来一声带?#25490;?#27668;的尖?#24178;?#38899;。

    昨夜跟?#25490;?#35848;的那个宦官,匆匆地排开了人群,出现在了裴谈面前。

    当看到裴谈独自站在船头的时候,那宦官似是松口气:“裴大人,陛下?#20449;?#25165;来问一声,您这一夜游湖可曾尽兴?”

    裴谈面色不变:“十分尽兴。”

    宦官陪出了笑?#24120;骸?#37027;就好,奴才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太液池虽然大,但顺水漂流,必然会飘到此处,这宦官似乎早早便等在这一头。

    那宫中守卫们,见到中宗身边的宦官,自是添了几分慎重。

    宦官看了一圈人,脸色冷下来:

    “裴大人乃是得到陛下的亲口许诺,乘坐画舫在这太液池上赏游,你们搜人搜到了这里,还惊动了裴大人,莫不是连陛下的旨意你们也要怀疑真假?”

    守卫们立即跪了一圈,惶恐道:“属下不敢。”

    宦官不?#22836;?#36947;:“去去去,赶紧到别处搜查,记住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日进宫,终身为?#33606;?#27515;也要死在这宫墙之内。

    等到人都散开,宦官脸上的绝情,才换成了谄媚的笑容。

    “对了,裴大人,您瞧这天儿?#37096;?#20142;了,陛下让奴才?#28237;?#20986;宫,不要耽误了大人的正事。”

    裴谈看着那宦官,“好,容裴某稍事收拾一下。”

    宦官满脸赔笑:“那自然。”

    裴谈便再次返身,进入了画舫之内。

    荆婉儿一直倚靠在厢房门口,外面的动静,她基本也听了七七八八,听到裴谈的脚步,她下意识向后退了退。

    裴谈推门进来,看见凝立相望的荆婉儿。

    荆婉儿浑身包括鞋袜都湿透了,这幅样子,只要出去必然会被抓个正着。

    裴谈望着她:“接下来,你听我的做。”

    ……

    天色越来越亮的时候,宦官已经领?#25490;?#35848;,走在了外围宫道的道上。

    再往前面不远处,就是出宫的大门。

    裴谈顿住了脚步,对宦官说道:“就送到这里吧,本官进宫时,已经让贴身的护卫和马车,停在宫门不远处等候了。”

    宦官闻言,也立即赔笑说:“既然如此,那奴才?#36879;?#36766;了。”

    裴谈说道:“有劳公公。”

    宦官行了礼之后,就转身返回了宫道上,裴谈继续朝?#30333;擼?#30475;见越来越近的宫门。

    侍从裴县,确实是守着马车,等在文昌门附近。

    而裴谈一夜没有出来,他也是尽忠职守地一直等着,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但是就在卯时刚过的时候,裴县看见一个身材瘦小的宦官,一?#36820;?#30528;头走向他和马车。

    此时宫道上昏暗无人,这个小宦官自然显得晃眼。

    可裴县以为,可能是他?#22812;?#23376;在宫里,临时传什么?#26696;?#20182;。就像昨夜,一个宦官临时来告诉他,裴谈要在宫中待到天明,让他一直等候一样。

    就看那瘦小的宦官,一步一步接近了马车。

    裴县终于注意到那宦官的一双脚,极为纤巧,分明是只有女子才有的纤细足?#20303;?

    裴县一只手骤然握在刀上,目光凌厉看着那接近的“宦官”。

    就在他要拔刀的时候,那宦官也终于到了跟前,“他”抬起一张?#24120;?#37117;是?#24597;?#20043;色:“是裴大人的侍卫吗?……是裴大人吩咐我来找你的!”

    这句话,让裴县握刀的手,骤然松开。

    这“小宦官”自是荆婉儿假扮,她回忆起裴谈重新回到画舫里的时候:

    她看到裴谈直接走到厢房角落里一个箱子旁边,从里面扯出来一件衣服。

    衣服被丢给荆婉儿,她看见那根本不是一件女子的衣服,而是宫中宦官的一件绿色袍衫。

    “把这件衣服换上,到文昌门等我。”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彩虹岛赚钱最快的方法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 湖北快三技巧口诀 苹果下载软件快用 时时彩稳赚 技巧视频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比分网球探足球即时比分 湖北 选5走势图 二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新浪体育手机新浪网 农村老年人能怎么赚钱 江西时时开奖直播网 云南时时彩 逆袭彩票计划软件安卓 双色球6等奖 大众棋牌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