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一卷 人皮刺青 第十五章 相遇
    这天崔尚宫接到了一个飞鸽传来的密令:杀掉收尸宫女。

    宗楚客是一个不会留下任何把柄的人,他之?#23433;?#21435;动荆婉儿,是因为宗霍刚被砍头,宫中就立刻死一个宫女,太过招人眼了。

    现在整件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这时候才不声不响弄死荆婉儿,整件事情,将会神不知鬼不觉。

    崔尚宫收到命令以后,目光便眯起来。

    她不?#19978;?#36215;前几天,她召见荆婉儿,对她说了陛下可能要重审荆氏一案的传闻。

    荆婉儿说,她只会成为一具尸体。

    看来,对于自己的命运,她是了解的很清楚的。

    崔尚宫叫来了手下:“去把荆婉儿,还有巧儿,都带到我这里来。”

    当天,巧儿也被派去了,自然死,她也要和荆婉儿死在一块儿。

    巧儿干了一天活儿,已经在通铺上睡着了,被梁尚宫的婢女从床上拖起来,她还睁着惺忪睡眼,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那婢女随后揭开了荆婉儿的床铺,却看见,里面人影空空。

    半夜,所有宫女都被惊动起来,脸上带着惶恐?#25237;运?#21457;生事情的不解。梁尚宫身边的大宫女,站在已经排成队的宫女们面前,像是无情的陆判一样眼光冷冷地一个个从她们身上扫过去。

    依?#24187;?#26377;发现荆婉儿。

    “荆婉儿在哪?”

    宫女们脸上除了惶惑,一无所知。

    大宫女立刻冲过去,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崔尚宫。

    崔尚宫目光除了深邃以外还有冰冷,她问:“最后见过荆婉儿,是在什么时辰?”

    终于有一个宫女说,是在午时过后。

    午时,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快三个时辰了。

    崔尚宫冰冷的目光变得无情,宫女害怕地哭哭啼啼,辩解称,荆婉儿平时,并不跟她们一起做工。

    荆婉儿仅仅是负责收尸的人。

    在杂役房偌大空旷院落?#26657;?#21482;有荆婉儿,有独自待着的大把时间。

    而且,她是宫女们最讨厌的人。

    荆婉儿用五年间,将她变成个万人嫌的人物,她是怪胎。就算在平时,除了崔尚宫之外,杂役房所有人都会自动躲着她走。

    以至于到了今日,今夜的此刻,谁会知道荆婉儿到底去了哪里?

    大宫女把包袱扔在了崔尚宫脚下:“这是从那贱婢床底下搜来的。”

    一根已经断开的笔,并?#21018;?#38543;风飘荡的纸。

    巧儿看到这些,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

    崔尚宫示意把巧儿带过来,目光阴毒如蛇地扫过那张幽白的脸:“你早就知道这些事?”

    巧儿像是没魂儿一样瘫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梁尚宫冰冷?#26029;?#30340;目光之后,下达了命令:“宫中戒?#24178;?#20005;,就算?#28216;?#26102;开始消失,她也绝不可能离开……这宫墙之内。”

    一个宫女,想要离开这赖以生存的宫廷,难如登天。

    杂役房的宫女每个人脸上都冷酷起来,此时她们终于是共同面对一个逃奴,荆婉儿。荆婉儿已经是,钉在了柱子上的——死罪。

    崔尚宫一个一个看过去:“天亮前,找到荆婉儿。”

    即便杂役房在宫中最偏僻的角落,无人问津,可是当所有人,共同去找一个逃罪的宫女,甚至必定要惊动千牛卫,这个宫女就已是瓮中之鳖,绝无可能再有生路。

    ——

    太液池的夜色,远胜宫外皎月。

    中宗派了一个宦官给裴谈引路,甚至太液池边,还停了一艘专门的游玩画舫。

    宦官低眉顺眼地逢迎:“裴大人若是玩累了,可?#36234;?#30011;舫里面歇息,里面都准?#36127;昧说?#24515;?#25512;?#22909;的床铺,若还有其他需要,裴大人尽管吩咐奴婢。”

    这大明宫,长安尽?#34987;?#20043;地,裴谈只需要站在画舫船头,望着河风柳岸,就知?#26469;?#24773;此景,的确值得。

    他向中宗请求留在宫中观赏太液池,这个决定至少在他这一生中都很重要。

    裴?#24178;?#25163;,解开了画舫的绳子,画舫立刻就顺水漂流了起来。

    宦官不由道:“裴大人?”

    裴?#21018;?#22312;船头,渐渐远去,“裴某想四处看看,公公自便即可。”

    眼看说话间,画舫已经飘得远了。

    这太液池河风千里,绝非只有眼前这点景致,而若是顺水漂流,到天明之前,是否能漂流到太液池尽头,裴谈也不知道。

    他只是沉醉在这风?#26657;?#24456;有一时陶醉。

    荆婉儿拨开了面前水草,她的面上,已经涂抹了厚厚的池底淤泥。

    在这夜里,她既是想隐藏行踪,不容易被人发现,也是在找这宫里的出路。

    她今天一样收到了飞鸽传书,只不过,比崔尚宫那一封,要早上那么半刻。

    虽然现在,没有人知道荆婉儿割下了人皮的事,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而即便现在还没有败露,也不代表她就能安全地继续活着。

    从今天紫婵儿传给她的书信?#26657;?#22905;知道裴谈已经有所异动,裴谈的动作,只能是基于尚书府,而尚书府……荆婉儿能想到的,就是宗霍逃了。

    荆婉儿知道这一天肯定来了,宗霍一离开长安,她就会?#24187;?#21475;。

    她只来得及从杂役房立刻逃走,什么精细的布置,根?#20928;?#26469;不及去做。

    荆婉儿不由?#20040;?#27668;,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宫里最深处,她所能想到的不是往宫门口逃,而是反其道逃向宫廷内围。

    这样的确可以迷惑,和拖延崔尚宫和宫里的守卫一段时间。

    但,一段时间以后,她要怎么办。

    森严戒备着的宫廷,想要抓一个宫女,和抓一只?#26434;?#19968;样容易。她根本没机会逃走。

    但即便如此,荆婉儿还是要逃,人求生的本能,注定不会轻易放弃。

    直到荆婉儿拨开眼前的杂草,看到那条波光粼粼的河,她醉倒在静谧池水里半晌,才骤然惊觉眼前这条河的名字,太液池。

    这就是大明宫?#26657;?#26368;著名的太液池。

    荆婉儿不由自主,走出草丛?#26657;?#21521;池边走过去。

    太液池绵延数里,并不是每一寸地都被千牛卫把守着,比如荆婉儿现在站在的边岸,便是举目四望,除了夜空如洗的温柔景致,看不见任何的守卫在。

    这给了荆婉儿安全?#23567;?

    尽管她知道这感觉只是暂时的。

    她都不记得,进宫五年,光阴似水,她再也没有?#24826;?#36807;这种平静了。

    哪怕现在真的被崔尚宫抓回去,至少她要做的事,已经算完成了吧?

    宗霍逃走已成定局,说明,他们父子的死期,也成定局。

    对于这个结果,荆婉儿还是满意的。

    这世上很多事,比如荆氏被流?#29275;?#37117;不是她能以一人之力可以改变的,但是,临死前她要拖死宗氏父子,也不枉今生生为荆家女儿。

    就在荆婉儿?#30446;?#31070;怡深呼吸的时候,一只画舫,悄无声息地从太液池上缓缓飘了过来。

    画舫只是随风飘动,?#36335;?#39550;驶画舫的人,也是这般随性地前进着,并不在意目的地在哪。

    荆婉儿看到画舫的时候,她?#34892;?#24778;怔。

    唯?#26469;?#26376;色,竟还有一个衫如广袖的男人,立在画舫的船头。

    男人的?#21483;?#34987;风鼓动起来,?#20174;?#21457;衬得他像是天上谪仙一样,美的?#34892;?#34394;幻。

    荆婉儿?#25237;?#30528;那船头的男人,一直到画舫足够接近,她终于看出来那的确只是个凡人男子,而并非之前以为的神仙。

    就在这时,荆婉儿?#36335;?#19968;下回过了神,下一刻,她就整个人跳进湍急的河水?#23567;?

    裴谈的画舫逐渐接近岸边,他?#34892;?#30385;眉,就在刚才,他恍惚在岸边看见一道人影,但下一秒,那人影就消失了。

    裴谈也没有发现,有一道漆黑的影子,从水?#26657;?#36880;渐接近了他的画舫。

    荆婉儿脸上的淤泥,也在跃入水中的一刻,被池水洗净了。她在水中鱼跃的动作,就像是一条灵活的玄鱼。

    她看到船头那道身影,距离她越来越近了。

    裴谈的面容,也在月光之下,完全?#26376;?#20986;来。

    荆婉儿在最后一个跃起以后,借着月光暗影的遮挡,潜入了画舫的船底。

    她双手,?#25165;?#19978;了画舫的底部。

    这画?#36784;?#36896;的华丽无比,自然是专供太子和嫔妃游赏之用,荆婉儿花了片刻就摸透了这画舫的结构,她选择游到了船尾,那里正是画舫内部的厢房所在,她可以在那里上船,并潜伏在房内。

    就在荆婉儿计划好以后,她慢慢靠近船尾方向,确定周围都无眼睛注视后,才慢慢从水里冒出头。

    她嘴角一勾,第一次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荆婉儿慢慢从船尾上了船,整个过程她坚信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在水底游向船尾那一刻,船头站立的身影,也消失了。

    荆婉儿成功摸上了画舫,并慢慢打开厢房的?#29275;?#30830;定里面漆黑无人。

    她立刻走进去,轻手轻脚关起了门。

    她在黑暗中轻轻吐了口气,悬了半夜的心,?#36335;?#27492;刻终于得到安全的安稳。

    荆婉儿轻轻抹了一把湿哒哒的头发,她听见有水滴在地上的声音。

    接着她感到脖子里,有一阵比池水还要冰凉的冷冷感觉,就在她下意识伸手想要触碰的时候,她一下子意识到这冰冷来自什么东西。

    她整个人,从刚才的放松,到完全僵硬了。

    一把匕首?#37027;?#22312;她脖子里,一道清冷低沉的气息萦绕过荆婉儿的软耳处:“你是谁?”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23252;?#32423;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彩票网上投注是否合法 富民三肖六码黙人论坛 三分彩 双色球倍投怎么中奖 极速赛车精准人工计划 河南省快开3 亿客隆彩票官网 北京赛車pk10非凡计划 山西快乐10分大概几号 足球让球即时指数 贵州快三助手下载 江苏老快3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 广东11选5官方网站 体彩6码组六最大遗漏 安卓单机捕鱼海底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