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一卷 人皮刺青 第九章 宫女
    尚书府的门口和内院,都挂满了白绫和素裹。这是为了给他们已经死去的公子宗霍,守灵和戴孝。

    他们的尚书大人宗楚客,已经在灵堂里面待了一个月,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这段时间长安的人对这位尚书的同情。

    灵堂里面也是昏暗一片,宗楚客就站在牌位的对面,一手慢慢地拨着念珠。

    “大人。”

    宗楚客听见声音,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个仆人小心翼翼地从帷幕后面出现,低声说道:?#26696;?#36131;给公子超度的法师已经找到了,想问老爷如何安排?”

    宗楚客目光幽幽盯着面?#30333;?#38669;的灵牌,良久开口:“让法师今晚就住进府里来,明日霍儿就去了三十天,让法师在霍儿的?#35946;?#20570;法,祝他早登极乐……”

    怎么看都是一个慈父对失去亲子的悲痛,仆人也不敢在这阴森的灵堂稍留,“奴才知道了,这就下去安排。”

    灵堂里又只剩下宗楚客一个人,他面对着亲子的牌位,和周遭漆黑的光线,仿佛真的伸手一触碰就能触到阴曹地府。

    直到一名?#20061;?#31471;着饭菜进来,“大人,该用饭了。”

    宗楚客却看着脚边的饭菜,对?#20061;?#36947;:“关门,不许任何人进来。”

    ?#20061;?#26089;已习惯这一个月来宗楚客的怪脾气,点?#35828;?#22836;之后,就立即出去关上灵堂的门。

    宗楚客等到周围完全没有了声音,才慢慢弯腰,一手端起了脚边的饭菜。

    他看了一眼,因为在戴孝,他吩咐的都是斋菜和清水,一律荤腥都不沾。

    宗楚客走到灵台的前面,伸出手转动了一下左侧的烛台。

    顿时,只听一阵低沉的声音,左侧打开了一道漆黑黑的暗门。

    宗楚客幽幽注视了半晌,端着饭菜走进了暗门?#23567;?

    暗门里是一条长长的石?#31069;?#20045;一看甚至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宗楚客就沿着石阶走下去,一直到看见尽头亮起一盏烛光。

    宗楚客上前,推开了虚掩的那道门。

    只见里面一道人影,迅速翻身跃起来,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26263;俊?

    宗楚客面无表情走进去,在手中烛火的照亮下,看到床侧,站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

    宗霍一看到宗楚客就跪了下去,带着颤音道:?#26263; ?

    宗楚客走到桌边,将手里的饭菜放了下去,淡淡说道:“吃饭吧。”

    宗霍闻言立刻?#25512;?#36807;来,当看到桌上的清粥小菜时候,他脸色更苍白,甚至一阵反胃就上来。

    在宗霍低头干呕的时候,宗楚客冷冷地盯着他。

    等宗霍呕完,才发现亲爹盯着自己的目光,他顿时更加哭丧和难看:?#26263;?#20877;吃这些?#19968;?#27515;的!”

    在这暗无天日的底下待了一个月,顿顿吃不到一点荤腥,是谁都会被?#21697;?#30340;。

    宗楚?#25237;?#30528;他:“你是不是忘了,你已经是个死人?”

    中宗亲自下?#21363;?#27515;了宗霍,这是长安人人皆知的事实。

    宗霍再次跪了下去:?#26263;?#25105;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爹你救救我吧?”

    在一个月前的宫中死牢里面,宗霍也是如此恳求宗楚客的。

    宗楚客看着他:“这样的话,你说过多少次了?”

    不止是宫中死牢,宗霍这二十年来每一次闯祸,都会痛哭流涕地在宗楚客面前忏悔,求宗楚客帮他收拾烂摊子。

    他以为,只要?#30475;?#36825;么哭诉了,不管多大的事,他爹都能帮他压下来,哪怕是,杀人的事。

    ?#19978;В?#23447;楚客只是一个兵部尚书,并不是中宗,甚至曾经作为中宗的亲生女儿永泰公主,都因为犯事,被?#31508;?#30340;天后直接赐死。

    皇帝之女尚?#20063;?#33021;逃罪,何况他区区一个宗霍。

    宗霍跪着抱住宗楚客的腿痛哭流涕了多时,他刚刚才死里逃生,怎么能忍受一辈子都在这地底下过日子?

    宗楚客似乎已经被宗霍的哭泣弄得不?#22836;常?#20182;抬脚将宗霍踢在?#35828;?#19978;,厉声道:“你知道为了救你一条命?#19968;?#20102;多大力气打点宫中上下?才一个月你就痛哭流涕,你是不是更?#25954;?#27492;刻在阴曹地府当一个无?#39277;?#39746;?”

    宗霍浑身颤抖:?#26263;?#20799;子知道错了,你送?#39029;?#38271;安吧,儿子保证后半辈子一定安分守己,再也不惹事了。”

    宗霍最想的就是离开长安,离开这个地方,只要不再让他吃糠咽菜,哪怕此刻像乞丐一样哀求也没关系。

    宗楚客怎么能?#24187;?#30333;他的想法:“送你离开长安?你说的轻巧,你已经是个死人,真以为能像活着的时候一样,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宗霍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就仿佛已经灵魂出窍了。

    ?#26263;?#20320;要么送我走,要么我死在这里,这样的日子,儿子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宗楚客脸胀成紫痂色,“你这逆子敢威胁我?”

    宗霍扬起的脸上露出一丝解脱般的快意:?#26263;?#20799;子不?#20063;?#23389;,您也不想让我们宗家因此绝后吧?”

    宗霍是宗楚客的独子,所以他的生和死才牵动着宗楚客、宗府的半条命。当初中宗执意要处死宗霍的时候,就已经是想断了宗楚客的半条命了。

    宗楚客浑身都在气的发抖,可是宗霍知道这一切都不会改变,就像他知道不管他闯下多大祸,他的爹都只有用尽全力保着他。

    “?#19968;?#24819;办法送你出长安,在这之前,你必须老实在这里呆着。”宗楚客神情极冷说道。

    宗霍深深在地上磕头:“多谢爹……”

    ——

    “最近因为胡商的事,长安四大城门都实行戒严,想要在这个时候出?#29301;?#19981;太可能。”大理寺的主簿,邢左对裴谈说道。

    胡商是往来西域、波斯等经商的人,因为中宗登基之事,许多胡商蜂拥入长安,因此长安节度使?#38498;?#21830;身份盘查极严,避免在如此时刻出现浑水摸鱼之徒。

    裴谈一大早就让大理寺的人调查最近长安城门通行的?#24405;?#24471;到的结果便是近一个月来,想要出行长安,必须有二品以上官员的手令才?#23567;?

    裴谈不由目色幽深:“这么说来,宗霍想要离开长安,并没那么容?#31069;俊?

    至少距离行刑那天,长安城都还处于戒?#29616;校?#23447;楚客那样谨慎的人,也不太可能在这个时候?#20204;?#29983;儿子的命冒险。

    主簿离开之后,裴县走进来。

    裴谈慢慢说道:“若宗霍还藏在长安,他待的地方,只可能是尚书府。”

    其他地方没有人有这样的胆?#28216;?#34255;他,只有亲爹宗楚客会不?#21697;?#38505;去做。

    裴县说道:“既然如此,公子何不带人搜尚书府,只要宗霍还在,自然插翅难飞。”

    裴?#25954;?#20102;摇头:?#23433;?#35828;宗楚客现在还是一品尚书,大理寺不奉诏无权搜查。即便有陛下旨意,也要记得现阶段陛下给的只是密旨。”

    密旨。就是秘而不宣的查,任何摆到明面上来的大?#29260;?#40723;,都是违背中宗意图。

    裴县不由道:“那难道就放任宗霍逍遥法外?”

    裴谈慢慢合上手中案卷,良久道:?#30333;?#28982;不是,陛?#24405;?#28982;已经下旨查这个案子,便是有望要将这件事大白天下。只要宗霍还在长安,就不可能不露出马脚,我们只要耐心等着就是。”

    裴县顿了顿,道:“一切依公子吩咐行事。”

    其实裴谈手中的卷宗,乃是五年前荆氏的流放案,在大理寺的存档。

    裴谈一早就命人把这案卷从档案库中找了出来,并且看到?#35828;?#24180;从审理到定罪的全过程。

    当年此案也是在大理寺,只不过,当年的大理寺卿并没能真正审理此案,因为此案其实是天后亲?#36234;?#21475;直断的。大理寺实际上只是走了个过场,之后就封卷定案了。

    裴谈看完了案卷,唯一的想法就是当年的荆氏并无鸣冤的机会,即便?#26657;?#20063;因为?#31508;?#30340;朝局而阻断了可能。

    裴县不由问道:“公子在想什么?”

    裴谈目色轻幽如夜:“我在想,一个当年才十岁的女孩,怀着家族被流放的耻辱生活在宫?#26657;?#35813;是怎么样的坚韧心性。”

    裴县诧异了良久,“公子在说那名荆氏女儿吗,她五年前进了宫,到今年也不过将将十五的岁数吧?”

    便是在今天,荆婉儿也才是刚及笄的年龄,五年前?#36879;?#19981;?#19978;?#35937;了。

    裴谈眼眸眯了?#26657;骸?#20415;是男子,在十岁年纪也少有这般城府。”

    再对比尚书府的独子宗霍,未纵马致人死之前,已经是长安街有名的纨绔,?#38498;?#23254;?#38590;?#26679;都沾,还不就仗着他爹,是韦皇后的人。

    若一个娇女心性都坚韧正直如斯,那只能说明,当年的荆氏荆哲人,必是铁一般的铮铮骨汉,方能教导出这样的女儿来。

    如此再看,荆氏这桩案子,怕是真迷雾重重多于真相了。

    穿着道袍的法师在院子里提着拂尘念念有?#21097;?#19968;旁是哭泣不止的宗霍的奶?#38126;?#25972;个府里没有一点活气。

    “长安街上死去的那人不过是个普通百姓,怎么能和公子相比较,陛下竟然让公子给那个百?#24352;?#21629;,是否有顾及过我家几代功臣?”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低价股票推荐 祥和之灵赚钱 美国棒球比分规则 福彩开心农场玩法 浙江快乐12走势图下载 篮球比分图片 彩神计划app 怎样赚钱自由 广东十一选五 6码复式4中4多少组 百万英雄考什么赚钱 比分直播188直 e球彩 太子中心论坛 69棋牌游戏 哈灵浙江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