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长安秘案录 > 第一卷 人皮刺青 第八章 宫外的眼睛
    中宗抬眼扫了一眼裴谈,裴谈感受到帝王的威压。

    说尸体不是宗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说有人违背中宗,中宗的旨意没有得到执行,意味着中宗的权威被挑衅。

    中宗?#34892;?#20919;冷地说道:“一件件把你要对朕说的事说清楚。”

    裴?#24178;?#22812;前来,必然有够多的?#20843;担?#33267;少绝不至于他现在说的那些。

    裴谈索性敛袂慢慢跪下,“臣此前去参加苏侍郎公子的大婚,在婚宴上被一假冒宾客之人趁乱塞入了一张人皮,人皮上刻有刺青,臣查到刺青正是曾经大都护荆哲人家的家奴所?#23567;?#33251;随后根据线索,从宫中坟场挖出了‘宗霍’的尸体,发现……人皮刺青正是来自尸体身上。”

    中宗冷冷道:“假冒宾客之人,是什么人。你又是怎么根据线索,才能去坟场把宗霍的尸体给挖出来的?”

    中宗的犀利正是裴谈要解释之处,而裴谈也跪着地面,良久说道:“假冒宾客之人,身形纤弱有异香,乃是女人所扮。而她行礼?#34892;?#38706;出她对宫中礼节极为相熟,是以……臣推测出她是宫?#21009;?#20986;的宫女。”

    一宗人皮尸体案,不仅牵出了假冒替死,还扯出了宫?#21009;?#36208;宫女的?#24405;?#21487;见中宗此时的面色已经极为不好看了。

    但裴谈顿了顿,还是继续说道:“那宫女身上带有坟场待过的尸气,臣才冒险前来一试,‘宗霍’尸体其上的土壤被人新鲜翻动过了,臣命人掘开以后,里面便是穿着尚书府服饰的……假冒尸体。”

    这一切都是裴谈的?#24863;摹?#21644;旁人难以企及到的推理层面才达到的结果,所以当裴谈抽丝剥茧对中宗说出来后,中宗盯着他有半刻没有出声。

    ?#20843;?#20197;宗楚客,真的为了救儿子,违背了朕的旨意?”中宗极冷地说道。

    裴谈已经明白,中宗坚决要处置宗霍的意图在哪,说到底,宗霍的命运早就放在中宗的罗盘里,且已经注定了结局。

    中宗对裴谈说道:“你起来。”

    这一夜还很漫长,中宗要对裴谈说的话,显然也只有让裴谈站起,才能说的透。

    中宗阴沉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让朕相信你?”

    宗楚客再不济,也是一品尚书,手?#31080;?#37096;。在此之前,他还是大唐的宰相。

    就算中宗想动他,也要考虑考虑。

    裴谈自地上站起,身长玉立,望着中宗说道:“陛下还知道,宫中被处死的尸体,都是如何处理的吗?”

    中宗斜睨?#25490;?#35848;。裴谈能把假尸体都从地里挖出来,所做的事自然不止这些。

    裴谈望着中宗:“宫中杂役房历?#21019;?#29702;杂事,最主要的是,杂役房的位置,就在文昌门附近。”

    宫中有前后八门,文昌门是最荒芜和远的宫门,等闲人并不愿意靠近。

    那宫门之外,全部都是一片坟场。

    所以处理尸体这?#21482;?#20799;,长长久久自然就落在了杂役?#23458;?#19978;。

    裴谈说道:“陛下方才对?#20339;?#26126;,想要重审的荆氏一案,荆哲人亲生的女儿荆婉儿,成为官奴以后,便被罚没在杂役房当差。”

    如此巧合让中宗都眼底一闪。

    “荆哲人的女儿?”

    裴谈说道:?#23433;?#38169;。五年前荆婉儿十岁,刚刚够上宫中罪奴的年纪。”

    低于十岁的罪奴,都会先被送往各大命官门阀的家里,只有够上标准的才会被送入宫。

    中宗的神色越来越深邃:“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裴谈幽幽眼底:“臣派人去杂役?#30475;?#21548;过,荆婉儿,五年来一直在杂役房收尸。”

    且只有荆婉儿在做,杂役房其他宫女,并没有机会碰触尸体。

    言已及此,中宗还有什么?#24187;?#30333;,连这位九五之尊,都体味到了这桩?#24405;?#37324;让人惊讶的巧合,他半眯了眼睛:?#20843;阅?#20197;为,负责收敛宗霍的,正是荆婉儿。而荆婉儿,发现了尸体并非宗霍以后,?#36879;?#19979;了一块人皮,……故意?#36879;?#20102;你?”

    裴谈幽幽和中宗对视,显然默认了这点。

    中宗良久嗤笑了一声,凝?#25490;?#35848;说道:“你认为荆婉儿一个宫女,怎么才能神通广大地做到这一?#26657;?#29978;至能把死人的皮,送到身在宫外的你手上?”

    想要说服中宗,这一?#24615;对?#19981;能够用巧合去解释。

    裴谈也知道,所以他看着中宗:“臣刚才说过,将人皮传给臣的,以及在当天婚宴上出现的人,乃是一名宫女所扮。这名宫女,很可能就是荆婉儿的授意。”

    “够了。”中宗冷冷说道,“裴谈,你以为朕的皇宫是什么地方,一名什么都没有的宫女,能逃出森严的皇宫吗?你编的故事,也不要将朕当做傻瓜。”

    裴谈沉默良久,方抬眼说道:“既然陛下有所犹疑,为何不宣召荆婉儿,让荆婉儿……来解释着一?#26657;俊?

    中宗眸光一动。

    裴谈目色幽长:“臣已经可以断定,尸体唯有宫中收尸之人可?#36234;?#35302;,并且瞒过所有人割下刺青。这一?#26657;?#37117;只有身在宫里的荆婉儿能够做到。”

    至于荆婉儿如?#25991;?#22815;找到另一名宫女,并借由这个宫女的手,把人皮成功送到裴谈的手里,自然是只有做这一切的荆婉儿本人,可?#36234;?#37322;。

    看得出中宗并未全?#25490;?#35848;的话,可是他也并不能反驳裴谈。尤其是裴谈毫不避讳地点明了荆婉儿的身份。

    片刻一名宫人来到中宗身边,中宗对他道:“你去替朕查一下,五年前被流放的荆氏,其女荆婉儿,现在何处。”

    宫人闻言退去,裴谈则和中宗在殿中相顾沉默。

    良久之后,宫人归来,对中宗耳语了几句,中宗神色沉了沉。

    宫人调查的结果,已经证明裴谈所言?#20999;椋?#33606;氏之女荆婉儿,此时确实是宫中的宫女。

    “裴谈,就算宗楚?#25512;?#39575;了朕,荆氏之女割下人皮之举,同样是死罪。”中宗沉着脸冷冷说道。

    更不要说,这个罪臣之女,还手段通天,能从宫外传递消息。

    裴谈望着中宗,他说出荆婉儿身份,显然不是希望中宗处置荆婉儿。

    “陛下,若荆氏之女发觉,自己收殓的非但不是尚书之子宗霍,死者甚至还是曾经在荆家为奴的仆人,陛下以为,荆氏女该如何?#20174;?#25165;不为过?”

    在宫中为奴五年,有朝一日却发现自己亲手收殓的尸体,正是自己荆家人。身为荆哲人嫡女,曾经大都护府千金,但凡血脉中还有血性,自是要用尽自己的一切方法去鸣冤。

    而这个方法,自然也不包括割下代表荆氏奴仆的一块刺青,想办法?#36879;?#25285;任着大理?#34385;?#32844;位的裴谈。

    荆氏之女的所有想法,裴谈都能够从中预料到。

    因为那一刻,他已经把自己放到了荆氏后人的位置,去?#21019;?#36825;整件案子。

    中宗幽沉许久,道:“今夜你所说的话,除了朕之外,不可有任何人听见。”

    裴谈说道:“臣冒夜前来,正是因与陛下同等原因。”

    此事,若是真的,甚至不能传出今夜这紫宸殿,这是足以颠覆朝纲的大事。

    中宗二次登基,根基未稳,此事宗氏做出逆反之事,更是牵连曾经一位三品后人。

    中宗跟裴谈都明白,“朕若不曾记错,当年一力要流放荆氏的,正是宗楚客自己。”

    裴谈幽幽眸色:?#20843;?#35828;荆婉儿此举,不是为了报当年之仇?”

    正是有这当年恩怨,当荆婉儿看到仇人之子有可能尚在人世,?#36879;?#22686;添了一定要?#32972;?#27492;事的愿望。

    而她也做到了。

    当年年幼的荆氏之后,如今已成为这宫?#26657;?#40664;无声息的獠牙宫女。

    等裴谈终于从紫宸殿离开的时候,他怀中已然揣着中宗密旨:

    裴卿,朕命你调查此事,查出真正宗霍身在何处,且查清荆氏之女如何瞒天过海,促成此事。

    对皇帝的威严来说,不管是臣子背对自己阳奉阴违,还是长足宫女偷天换日,都是挑衅权威的行为。

    所以对中宗来说,两者可以并驾齐驱。

    对裴谈来说,荆婉儿一个宫女能做到这些,且对她来说,如何得知宫外的人事变迁,且清楚的知道,如今的大理?#34385;洌?#26159;他裴谈?

    此时的荆婉儿,却正?#37027;?#20174;床上下来,在屋子的角落里,一炷香正缓缓燃烧着。

    少女的嘴?#29301;?#21010;过一丝微笑。

    这群宫女不知道,她们厌恶荆婉儿身上的尸体味道,故意天天点香?#24076;?#21364;正好让自己中了荆婉儿迷药的?#23567;?

    荆婉儿小心来到窗户边,夜空如洗?#26657;?#19968;只通身雪白的鸽子飞了来。

    荆婉儿立?#21050;?#25163;接住,从鸽子的脚上解开自己需要的信筒。

    她将纸卷打开,就是逃走的那名宫女,私下传给她的信:裴氏公子已挖出尸体,假宗霍身份不保。

    裴氏公子指的就是裴谈,在此前,裴氏公子的名?#26049;?#24050;让裴谈名扬长安。

    甚至,远在荆婉儿进宫之前。

    荆婉儿看罢纸条上的字,嘴角勾了勾,毫不意外。已经抬手凑到火烛上烧了干净。

    她重新把信鸽放飞,这宫中每日传信不绝于此,这小小信鸽融入其?#26657;?#20063;并不让人察觉。

    荆婉儿五年收尸,救下的宫女不计其数,这些宫女?#29301;?#20415;在宫外,汇聚成了一张大网,变成荆婉儿的眼睛,耳朵。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32602;篽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板走势图 体球手机网 彩票10个数字规律 窗帘家纺赚钱吗 淘宝竞彩比分有错 幸运飞艇两面盘怎么算中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遗漏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 购彩计划软件下载 11选5追号稳赚投注 歌手都是怎么赚钱的 口袋放7粒米打麻将赢 双色球死规律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360 会缝纫怎么赚钱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的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