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亦真约见蒋茜茜。
    见亦真不吭声,夜烬绝便往?#24405;?#32493;说:“在一块儿有段时间了,医院有开出证明,孩子都一个月了。”

    又是一个重磅炸弹,亦真瞠目:“你说她怀孕了?我的天,这事情可?#34892;?#26840;手了。”

    夜烬绝总之是没什么兴趣:“横竖碍不着咱的事,随她们去?#32844;傘!?

    怎么就不碍着她的事了。亦真心想,面上先草草应了,等下再拨?#32422;?#30340;算盘。

    挂?#35828;?#35805;,亦真先喝了杯果汁冷静了一下,也不知道项以柔知道了会作何感想,她高中时和蒋茜茜的关系也算是不错呢。

    可这件事,怎么都算计不到?#32422;和?#19978;吧。倒是能好?#20040;?#25387;任栀雨的锐气。

    有点小兴奋。为了给?#32422;?#30340;腹黑脱滑,亦真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换作是任栀雨,碰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用想了,肯定会对她赶尽杀绝,那她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鞋子不做倒落了个样。出手时一定不能心软。

    于是亦真便给蒋茜茜打?#35828;?#35805;,蒋茜茜一瞥是亦真,心里直打鼓,打眉毛官司的冤家找上?#32422;?#20102;,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接?#35828;?#35805;,蒋茜茜先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你不是打错电话了吧。”

    亦真笑:“你在我通讯录的最?#25237;耍?#23601;是想打错也轮不到你啊。”

    蒋茜茜没好气地问:“这么说,那果真是没什么好事了。我?#38405;?#30340;话可不?#34892;?#36259;——”

    “你做的事我都知道。”亦真打断:“在被项以柔知道之前,我想和你谈谈。”

    蒋茜茜听的一怔:怎么可能?项舟把这事瞒的铁桶似的,项以柔不知道,怎么先被亦真给知道了?

    “行不行?”亦真见蒋茜茜不说话,飞快报?#35828;?#22336;,也不给蒋茜茜拒绝的机会,便把电话挂了。

    夜少爷回到家,就见亦真拿着小粉镜,不胜其烦地在脸上飞扑着粉。夜少爷?#34892;?#19981;满,瘪瘪嘴:“这花枝招展的,找谁去呀?”

    “嘿嘿嘿。”亦真笑而不语。

    “嘿你妹啊,说不上来不许走。”说着便将人一把揪住。

    “哎呀干嘛呀。”亦真掸开夜烬绝的手,挑他一眼:“我去见蒋茜茜。”

    “你见她干嘛?”夜烬绝掼亦真一眼,啧啧:“以前没觉得你这么腹黑啊,小小年纪怎么这?#21019;?#27602;呢。”

    “我就歹毒怎么了?”亦真打夜烬绝一下:“做?#21496;透?#23398;学潘金莲,动不动生气有个卵用啊,直接毒死多好。”夜少爷听了,脸上立刻罩上一层阴霾:“真是最毒妇人心。”

    一张脸抹的粉?#23383;?#32418;,女?#35828;吶时刃目?#26159;很强的。不过夜少爷可不这么想,他挑着眼看亦真,脑子里已然是一派前呼后拥的光景,伸手将亦真拦住:“我送你去。”

    亦真涂着嘟嘟唇,扫了眼柏哥儿:“你走了家里就柏哥儿一人了。”

    “我们跟你一块儿去。”夜烬绝冲柏哥儿挤眉弄眼,柏哥儿欣欣然道:“小真姐姐,就让我和哥哥送你去吧。”又道:“实在不行,?#35759;?#33469;也一起带上。”

    亦真扑哧笑出了声,睐夜烬绝一眼:“你又成功俘获?#24187;?#23567;?#31995;?#20102;。”

    夜烬绝蹙眉:“你这个嘴涂的太鲜艳了。”也不等她?#20174;Γ?#23601;凑了脸过来,分走了她一半口红:“现在好多了。”

    亦真特特迟去了十五分钟。她最?#19981;?#36319;人作对了,特别是手里还拿捏着敌?#35828;?#23567;软儿。

    蒋茜茜也是够拼的,愣是全副武装的出了门,脸上?#27604;?#19968;项没少,看来也是输人不输阵。

    夜烬绝是没有让?#35828;?#30340;习惯的,而亦真呢,还在旁边不紧不慢地吃着棒棒糖。

    拿胳膊肘碰了碰亦真,夜烬绝乜斜着她:“我说咱能不能有点道德,让人在那儿眼?#26742;?#31561;着你,你在?#36947;?#21507;棒棒糖?”

    真讨厌,有什么可催的。亦真被这人聒噪的不行,推开?#24471;?#19979;车,慢慢悠悠走进了咖啡馆。

    蒋茜茜揶揄的看了眼亦真,很是不?#22836;常骸?#26377;什么你就直说吧。”

    亦真不觉得?#32422;?#26377;什么可说的,冷笑:“你还真给?#32422;?#24403;凤?#35828;?#20284;的捧着了?你现在势如骑虎,倒?#25346;?#21035;人紧扯着白脸往你屁股上贴,真是可笑。”

    脖颈一扭,嘴唇一撇,蒋茜茜显然是低估了任栀雨的战斗力,只当她是个落架的老母鸡,有什么可怕的?不比?#32422;?#39118;华正好。蒋茜茜可鄙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是你提出要来见我的,我才是甲方。”

    成成成,你是甲方,你惹不起。服务员端了咖啡上来,亦真搅拌着杯里的方糖,问:“你接下?#21019;?#31639;怎么做?”

    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蒋茜茜?#34892;?#19981;?#22836;常骸?#25105;打算怎么做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现在和项家可是一点关系都没?#23567;!?

    “很快我就会跟项家有关系了。”亦真把胳膊折起,平铺在桌上:“这么说吧,任栀雨现在已经盯上你了,她肯定不会让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蒋茜茜微微愣了愣,道:“能不能生下来,不由她,我说了算。”

    真是天真。亦真微微动了动嘴角:“任栀雨有你没有的筹码,你觉得,就算她真的把你怎么样了,项舟会保她还是保你?”

    蒋茜茜沉默了。显然她也是知道,任栀雨是有筹码的。亦真笑:“我还可以再透露给你一个消息,不过作为?#25442;唬?#20320;得告诉我,任栀雨的筹码是什么。”

    蒋茜茜仄了仄唇角:“好,你说。”

    “项以柔已经撞见你两次了,现在任栀雨每天都去公司堵你。”

    蒋茜茜一怔:“你不是和项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吗?#21549;?#20040;会知道家里这些事?”

    亦真不做回答:“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现在我要知道任栀雨的筹码是什么。”

    蒋茜茜摇头:“你觉得项舟会告诉我吗?如果我知道了,不一样是筹码吗?我倒是很想知道呢。但你说的筹码肯定是存在的。”

    亦真瞪眼看着蒋茜茜,居然被这女人耍了。

    蒋茜茜显?#24187;话?#20134;真的警告放在眼里:“事到如今,我和你是没啥可交涉的。我倒是想会会那老女人,只是不方便闹开,你要是打算替我知会她一声,我先?#34892;?#20320;了。”

    ()

    1秒记住爱?#26657;?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香港六合彩彩色图库 网络推广赚钱平台 腾讯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2014年欧冠决赛 天津休彩十一选五开 三分彩历史开奖记录 广西11选5消息 卡五星麻将最高技巧 快3稳赚公式 快乐十分 彩票开奖查询甘肃11选5 炒股漫画 双相码 辽宁35选7的走势图解 东北打麻将规则 网上棋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