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贴身女王 > 第二卷:卧底鹤城 243章:感动我的花痴
    “什么?交给我?我上哪儿查去呀?”蓝悦怒声道。

    我吐了个烟圈,一脸坏笑的说,“我?#38405;?#24456;?#34892;?#24515;。”

    蓝悦一把抢掉我嘴里的烟,吸了一口,“那个‘程萌萌’?#30343;?#20844;安局.长吗?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闻言,我顿时面色铁青。

    ?#38712;?#20040;不早说?我特么刚把他撵走…”

    “永远不要得罪任?#25105;?#20010;跟你有关的人,说不定哪天你就要用他。”蓝悦吸了口烟说。

    “那现在怎么办?”

    “自己打点去吧。”蓝悦幽幽的说。

    闻言,我只好重新掏出手机,厚着脸皮给程亚峰打去?#35828;?#35805;。

    “嘟嘟…”

    “干嘛?”电话那头怒吼道。

    “喂,程哥?我想问问你走了没?#26657;?#25105;开车接你去。”我轻声说。

    “托你的福,已经走出来了!”程亚峰没好气道。

    “程哥,我有一个重要情报向您汇报。”

    闻言,电话那头顿时来了兴致。

    “是吗?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我认为这个医仙‘季影’?#34892;?#38382;题,很可能就是岳家的那个?#28216;?#35851;面的二少爷。”

    “你胡说?#35828;?#20160;么呢?她变.了性了?”程亚峰莫名其妙的说。

    “别废话,赶紧帮我查去。”

    说完,?#22351;人?#20570;出?#20174;Γ?#25105;就直接挂断?#35828;?#35805;。

    “连蒙带骗能成吗?”蓝悦撇了撇嘴说。

    “放心。这小子有职业病,一定会帮我查的。”我得意洋洋的说。

    蓝悦扔掉烟头,“走吧。”

    “去哪?”

    “吃饭那,几包辣条能填饱肚子呀?”蓝悦说。

    “?#36947;?#26377;泡面,在这吃一口得了。”

    “有泡面也得有水呀。你让我干嚼啊?”蓝悦没好气道。

    望着满脸委屈的蓝悦,我竟然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蓝凤”的陨落,让我?#24742;?#21069;的“蓝悦”异常珍重。

    我小心躲过车顶乱飞的石子,随后打开?#24471;牛?#20570;了个请的手势。

    “走,咱吃龙虾去。”

    “你身上有钱吗?”

    “没钱咱还可以逃单呐。另外这一车的货在这压着呢,怎么也值一顿龙虾的钱。”

    蓝悦点?#35828;?#22836;,“孺子可教。”

    可话音未落,我突然表情一滞,胸口再次出现了那可怕的剧痛。

    “不好,是影咒的反噬!”

    话音?#31456;洌?#40657;色的青筋、以脖子上的“黑莲”为?#34892;模?#36805;速向周身蔓延。剧烈的疼痛让我直接双膝跪地。

    见状,蓝悦赶忙过来扶我。

    “你怎么样?”

    “疼…快带我去找莲心。”我挣扎着说。

    “可从这里回竹林小岛、至少要两个小时的车程。”蓝悦紧张的说。

    “那还是算了,一个小时以后就不疼了。”我声音颤抖的说。

    “我怕一个小时后,你已经疼死了。”

    “?#30343;攏?#25105;挺得住。”

    蓝悦递给我?#24187;?#32418;色的药丸,“这是我用血做的,可以克制影咒的毒性。”

    我直接将药丸吞进肚子,随后一把扑进她怀里。

    “别离开我…”

    “好的,好的…我不离开你。”蓝悦抱着我的头安慰道。

    血丸入口、疼痛出现了短暂的缓解。可没过几分钟,那可怕的痛感再次来临。

    “还疼吗?”蓝悦轻抚过我的额头说。

    刺骨的疼痛让我近乎崩溃,想着自己的处?#24120;?#24515;里更是一阵莫名的酸楚。

    “那血丸还?#26032;穡?#20877;给我一颗。”我抱着蓝悦的腰枝、哭着说。

    蓝悦摇了摇头,“最近比较忙,没有炼制那么多。”

    闻言,我只好死死的抱着她,身.体也不断的.痉.挛.抽.搐。

    蓝悦顿了顿,还是抱起我,跑到简易学校的铁门?#21834;?

    “医仙大人,求您帮帮忙。”蓝悦祈求道。

    可铁门内除了愤怒的“石子,”就在没有任何回复。

    蓝悦褪下凤袍护住我,随后双膝跪倒在门口。

    “医者?#24066;模?#24744;贵为?#31508;?#21307;仙,怎能见死不救?”蓝悦幽幽的说。

    可回复我们的,依?#30343;抢?#28448;的石子。

    我抓着蓝悦的胳膊说,?#20843;?#20102;,别再这挨打了,万一破相、以后就嫁不出去了。”

    “我也没打算嫁出去。”

    “抱我回?#36947;錚?#36807;一个小时就好了。”

    可蓝悦却摇了摇头,将我放在地上后,不断的在门口磕头。“医仙大人、刚才我多有冒?#31119;?#36824;请您看在悬壶济世的份上,救救我的主人,求您了…”

    望着在乱石中苦苦哀求的蓝悦,我的心更是如同刀割。

    我挣扎着站起身、挡在她面前,声音颤抖的说,“?#30343;?#20102;,我不疼了,咱们走。”

    蓝悦重新将我拥入怀?#26657;?#19981;用心疼。我们?#30343;?#20027;人的一条狗而已。”

    我抱着她的脖子说,“你们?#30343;?#29399;,?#30343;恰?

    望着依然紧闭的铁门。蓝悦无奈的摇了摇头。但随后的举动,却让我震惊不已。

    只见她一刀、割开自己的手腕,凑到我面?#21834;?

    “吸吧。我的血液虽然有剧毒,但它却可以克制很多邪法的毒性。”

    我撕开衣领,用布条缠住她的伤口。

    “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回去。”我?#31508;?#30528;她的双眼说。

    “我拒绝。”蓝悦幽幽的说。

    “听话。”我声音颤抖的说。

    蓝悦摇了摇头,“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为什么?你个见到帅哥就走不动道的花痴…”

    “蓝影子一生只认一个主人。你生我生,你死我死。”蓝悦决绝的说。

    “到我这规矩必须改一改。我要是死了,你就去保护我女儿。”我喘着粗气说。

    蓝悦再?#25105;?#20102;摇头,双眼血红的说,“你要是死了。我会杀掉这学校里的所有人。”

    刺骨的疼痛并没有让我细思蓝悦的话,而是鬼使神差的凑到她手腕上,吸.食.起她伤口外流出的血液。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当你身体面对一种极其可怕的疼痛时,在道德方面的约束就会变得少之又少。

    “吸吧,你活下来,我就能活下来。”蓝悦轻抚过我的额头说。

    她的血液虽然可以缓解疼痛,但“影咒”的毒性何其恐?#28291;?#20877;这样折磨下去,恐怕我们都会命丧于此。

    我双眼血红的挣脱她的手腕,“离我远点,再这样下去,咱俩谁?#19981;?#19981;成。”

    “活不成就一起死。”蓝悦决绝的说。

    正在我苦苦挣扎之际,铁门里突然传来一声重重的叹息。

    “别扔了。”

    蓝悦满脸激动的扬起头,“医仙大人…”

    皮肤黝黑的男孩推开大门,身着绿裙的季影缓步走到蓝悦面?#21834;?

    “带他进来吧。”

    蓝悦高兴的、将我抱.进屋内,而此时的我双眼血红,身体也不住地颤抖,黑色的青筋已经如蛛网般遍布全身。

    “邪法?”季影?#34892;?#24778;愕的问道。

    蓝悦点?#35828;?#22836;,“是蓝影教内的一?#20013;?#27861;,‘中咒人’需要终生饮用‘施咒人’的血液。”

    可季影却摇了摇头,“这?#23391;癲皇?#21333;纯的影咒。”

    “医仙大人、能不能先止住他的疼痛?我怕他已经撑不住了。”蓝悦祈求道。

    季影摸了摸我的颈动脉,随后用很多银针刺入我的脖?#20445;?#24537;活了几分钟,我的疼痛?#24597;?#26377;减轻。

    “?#30343;?#20102;,慢慢就不疼了。”

    我抓着她的手腕,喘着粗气说,“谢谢你。”

    季影赶忙挣脱我的束缚,目光冰冷的说,“?#30343;?#20102;,?#21520;?#19978;出去。”

    “医仙大人,您能不能彻底根治这个影咒,他不能每天都被这东西折磨。”蓝悦用商量的口吻说。

    “我说了,他中的?#30343;?#21333;纯的‘影咒。’”季影摇了摇头说。

    我再次伸手抓向季影,想和她解释一下刚才的事。可刚抬起手,脑袋又传来一阵剧痛,这次比之前都要剧烈,已经体力不支的我,直接昏了过去,彻底失去了意识。

    …

    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完全消失,我也被一阵挠痒痒的感觉弄醒。可睁开眼才发现,那感觉其实是“季影”在拔我身上的银针。

    “别动。”

    “医仙大人,谢谢你。”我感激地说。

    “不用谢我。因为我没打算救你。”季影冷冷的说。

    “对了,蓝悦…蓝悦呢?”

    “你?#30340;?#20010;身着‘凤袍’的小姑娘?”季影拔着我脖子上的银针说。

    “是,她干嘛去了?”我焦急的问道。

    ?#20843;?#25226;你一个人扔在这。说是去竹林小岛了。”季影随意的说,

    ?#20843;?#27809;说去干什么吗?”

    “有事儿你问她去,我又?#30343;?#20320;们的传令兵。”季影没好气道。

    我赶忙点?#35828;?#22836;,“对不起…”

    季影拔出最后一根银针,“小子,你身上中了两颗钉子。一种是蛇毒,另一种像是邪法。”

    我点?#35828;?#22836;,“果?#30343;?#21307;仙,什么都瞒不过你。”

    季影摇了摇头,手中把玩着一根“银簪,”意味深长的说,“恐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见状,我赶忙摸了摸上衣的口袋,那银簪是我的!

    “你还给我。”说完,我顺势伸手去抓。

    季影将“银簪”高高举起,“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把它掰断。”

    闻言,我身?#25105;?#28382;,“好,好,我不动。”

    “看来这东西?#38405;?#25402;重要啊?”季影挑衅的说。

    “朋友送的礼物。告诉我要?#24742;?#30456;保,我真的不?#19994;?#24930;。”我轻声说。

    季影轻抚过“银簪”上的黑莲?#25300;?#38613;”说,“我想、你一定有很多话要跟我说吧?”

    我顿了顿,“医仙大人,我只想跟你说,上午的事完全都是误会。至于学校的事儿,我已经给您安排好了。

    季影?#25376;行?#33268;的走到我面前,“哦?说来听听。”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19994;?#20102;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