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锋戾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南下
    艾晴并没有哭上很久,不一会儿她便抹干泪痕,扎好自己的头发便往屋外走

    狄?#21697;?#27491;靠在门口喂慕雪依吃汤圆,他一见艾晴出来,便伸手拽住她后劲衣襟,问道:“才哭这么会儿就不哭了?那你的命运应该也不会太惨。”

    艾晴瞥了一眼腻歪在一起的慕雪依和狄?#21697;悖?#38706;出一丝厌恶,她打开狄?#21697;?#30340;手:“不要你管!”

    “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凭什么不能管?”狄?#21697;?#30340;手就如一根铁棍潜嵌在艾雪身上,他不松,天塌下来都不会放手。

    艾晴神色更加厌恶,她捶打着狄?#21697;?#30340;手,呵道:“世俗,肮脏,恶心,断袖之癖!”

    “噗呲!”慕雪依忍不住笑,不管艾晴同不同意,伸手抚着她的脑袋道:“小姑娘,我可是花了二百两银子才将你给卖下来的,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小伙计,而是我的小跟班。”

    ?#32942;?#25165;信你们!”艾晴怒喝。

    狄?#21697;?#20174;怀中取出一张信纸,?#29677;А?#30340;一声展开,白字黑字写着:庞丁愿将小伙计艾晴转让给狄?#21697;悖?#29380;?#21697;?#23558;付予庞丁曾?#23637;?#33406;晴的抚养费、伙食费、医药费二百两银子……

    还盖了血手印,这事儿基本上是妥了。

    “庞掌柜他怎么可以……”艾晴攥紧了拳头,一把夺过狄?#21697;?#25163;中的卖身契,胡乱几下便撕?#21335;?#24052;烂!

    “唉,真是个叛逆的孩子。”慕雪依叉着腰叹道。

    狄?#21697;?#26494;开艾晴,淡然道:“没有人情愿留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何况你还是没有自尊、没有人身自由地活着我想你一定有你留下的目的,且是短时间内达不到的目的。”

    艾晴咬着唇,她的几两心思怎逃得过狄?#21697;?#30340;眼睛?

    狄?#21697;?#24456;遗憾地摇了摇头,道:“虽然我?#30343;?#24456;情愿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但这种事情你早晚都会自我察觉,你就快死了,一年之内必死无疑。”他又刻意地把声音压低:“人只要一死,所有的东西都会化作乌?#26657;?#21253;括你那本?#21019;?#19981;到的目的。”

    艾晴浑身一震,一种发?#38405;?#24515;的恐惧爬上脸颊,先前才稍稍红润些的脸蛋儿又变得苍白如纸。

    谁不怕死呢?

    正因为人怕死,所?#22278;?#20250;窥探天道已达长生不?#31232;?

    慕雪依轻轻地扯了扯狄?#21697;?#30340;袖子,低声劝道:“你就不能委婉点?她还是个孩子。”

    狄?#21697;?#21364;故意把音量提高:“十四岁了还是孩子?我十四岁那会儿每天都为?#22235;?#27963;下去而拼命奔波,我怕死,怕得要死。”

    安静。

    三人都各自等着谁先开口打?#30629;?#40664;。

    “可镇上的刘大夫说我?#30343;?#24471;了小病,休息一?#38382;?#38388;就能好了……”艾晴惊恐地望着慕雪依,漆黑的眸子中已再无坚韧之色。

    慕雪依的心隐隐作痛,凝着秀眉,无所言语。狄?#21697;?#21017;自顾摇头叹息,也?#30343;?#20040;话好说。

    艾晴越来越怕,她蹒跚地走向慕雪依,又补充道:“我力气比其他两个伙计都大,一?#22235;?#25361;四桶水呢,他们都夸我身体好,我……我怎么会死?”

    狄?#21697;?#36731;轻地点住艾晴额头,郑重道:“死不死我说了不算,但你能不能活下去我却能一?#32844;?#21150;,前提是你得放下一颗浮躁的心,把尘缘该?#35828;?#20102;去,譬如说心里的仇恨。”

    艾晴很怕狄?#21697;悖?#20063;许是狄?#21697;?#30340;那具“一年内必死无疑”吓到了她,她飞身而过抱住慕雪依的腰,恳求道:“你不一样,你一定不一样,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好心人。你一定要帮帮我!”

    慕雪依轻叹:“那你也得告诉我怎么帮你才行呢。”

    “那你就是答应帮我了?”艾晴抬起头,目光楚楚地望着慕雪依。

    慕雪依道:“伤天害理的不行,替天行道倒是义不容辞。”

    “那你一定会义无反?#35828;?#24110;我!”艾晴推开房门,拉着慕雪依走了进去,狄?#21697;?#24819;要进去,却被她拦在门外。

    狄?#21697;?#32435;闷:?#38712;?#20040;?我就不能说了?我也能替天行道的。”

    “你长得太丑,我不?#19981;?#20320;。”艾晴毫不犹豫撂下这句话,“啪”的一声将门关上。

    狄?#21697;?#20854;实并不丑,但和男儿装的慕雪依站在一块儿,那只能是挺丑。他苦涩地笑了笑,一扇门又能关住什么秘密呢?于是竖起耳朵,贴着门框,开?#32426;?#21548;。

    艾晴本来自于南方一个叫做梧州城的小城市,是书香门第,有位德才兼备的?#30422;祝?#26377;一?#24187;?#32654;如花的?#30422;祝?#22905;三岁那年,一伙强盗闯进了她家?#26657;?#20854;中一人让她最为深刻,那人不用武器,光靠一双厚实的双手便能将?#22235;?#23376;敲得粉碎。

    她亲眼看见这双手的主人将她爹打死,?#30422;自?#20940;辱得奄奄一息,年幼的她与?#30422;?#33503;?#19968;?#19979;,而?#30422;?#22240;贞洁尽失,悬梁自尽,含恨而去。

    艾晴三岁寄居叔父家,十年都不曾忘记灭门一夜,而随着她日渐长大,身体各项机能也奇迹提升,她要看得比别人远,跳得比别人高,反应更敏捷,力量更大!

    十三岁

    的艾晴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报仇雪恨,便瞒着叔父带上盘缠,踏上了寻仇之路。

    少女不见世面,屡次生死攸关,半年后,终知无处世之道,生命将如薄冰。便化妆成男儿,从江南一路你直上西北,想在大唐都管辖不?#35828;摹?#26080;法地带”寻找那穷凶极恶之徒。

    “霹雳手”庞丁的名气并不小,江湖中能一掌将?#22235;?#34955;瓜打碎的人不会超过三个。

    一年后,艾晴终于打听到仇?#35828;南?#33853;,可老江湖皆说庞丁早在五年前金盆洗手,已不问江湖事。

    不问江湖事,那在江湖中的债难道就一笔勾销了么?

    艾晴报仇的?#30446;?#21069;急?#26657;?#22905;带着一壶水与一柄刀?#25237;?#33258;闯进了无边无际的沙漠。毫无疑问的,她在沙漠中坚持了三天,最后?#31449;?#36133;给了大自然,她倒在风沙?#26657;?#38544;隐约约也听到了脚步声。

    ?#20197;说?#20154;都命不该绝。艾晴昏迷后,恰逢客栈里两个伙计购添食材归来,顺道儿就将她带到了黄沙客栈。

    皇天不负?#34892;?#20154;,想不到这客栈的老板便是她恨了十年的仇人庞丁!

    庞丁横练的功夫算得上江湖一流,凭她那点儿可笑的天赋又怎是其对手?于是她恳求留在黄沙客?#26127;?#20809;养晦,静静地?#21364;?#30528;报仇的时机。这一等,便是半年。

    艾晴莫说是?#21149;?#24180;,哪怕是十年,二十年……只要庞丁的手掌还没生锈,她都无法实现自己报仇的愿望,何况她已经病入膏肓。

    “!”门被人打开,狄?#21697;?#19968;个避之不及,刚好撞进慕雪依怀?#26657;?#33406;晴疑惑地望着他。

    “还是那个味道,还是那个感觉。”狄?#21697;?#22312;慕雪依怀中噌了噌才扬起头笑道。

    艾晴则更加厌恶地望着他,道:“慕大哥,你就算癖好特殊,可为何看上了他?”

    慕雪依干笑两声,点着狄?#21697;?#30340;额头将其推开,道:“你若是跟他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他比其他男人好上一百?#19969;!?

    “?#20303;?#33406;晴挠?#22235;?#32937;上的鸡皮疙瘩,转身往楼下走去:“我去收拾收拾东西,跟你们一起离开这儿。”

    可她才下楼不过两阶,庞丁便出现在楼梯转角,冲楼上的慕雪依和狄?#21697;?#25307;呼道:“二位客官,维老爷叫你们下去用早饭,吃完好?#19979;貳!?

    艾晴眼中充满了恨怒,?#20174;?#19981;敢当面发,只能忍在心头一步步走下阶梯,可就在这时,她耳边忽然“咻”的一声,像是快到极致的破空速度,当她反应过来时,楼梯口的庞丁已止住了笑!

    “他死了,我杀的。”

    狄?#21697;?#24930;悠悠地走至庞丁跟前,用双指在其眉心夹出一根寸长的头发。头发拉出后,一滴血也不流,伤口也无处可见,庞丁就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睁大眼睛,临死都不知发生了?#38382;隆?

    “像他这样,世上最好的提刑官来了都找不出死因。”狄?#21697;?#25172;去头发,负手走下楼去。

    ?#38712;?#20040;样?我没骗你吧,他很厉害的?#28014;!?#24917;雪依拉着发愣的艾晴也往楼下走去。

    艾晴万万万万不敢相信,自己恨了十几年的仇人竟被一根头发杀死,那可是闻名江湖的,一掌开山烈石的“霹雳掌”庞丁!

    艾晴路过庞丁身旁时,刻意探了探庞丁脉搏,在确认庞丁死透了后,鼻子不忍一酸,仰天长嚎道:“爹,娘,晴儿为你?#28508;?#20167;了!”

    ……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五天后。

    日夜兼行,用?#24503;?#20063;要七天才能走出大沙漠,这还是有专业向?#24049;?#20805;分准备下。

    狄?#21697;?#22312;刚出沙漠后就与胡商挥手告别,胡商为了感激他的帮助,特意送了几大箱葡萄酒,与葡萄苗,以及酿酒的方法全全毫无保留地授与他。

    自从狄?#21697;?#29992;“发丝成针”秒杀了庞丁,艾晴再也不敢?#24736;?#29380;?#21697;悖?#21453;而见之?#25237;悖?#29983;怕自己会被吃掉。

    艾晴是个很勤劳的孩子,慕雪依的生活起居全由她一?#32844;?#21150;,但即使做到了如此,她也没答应要做慕雪依得徒弟,或许是她认为慕雪依更适合做自己的丈夫……这也是她一路上偶尔抱怨的事,“为?#25991;?#22823;哥要?#19981;?#30007;人?”

    狄?#21697;?#21017;带着这两个姑娘往江南走去,?#24503;?#24930;,一?#25151;捶?#26223;,?#28216;?#21271;到西南,从今年深秋到今年初夏,秋?#26029;?#33457;,一晃眼便是半年。

    今年南方好像遇到一点麻烦,从初冬到初夏,天上没?#26032;?#19979;一滴雨。

    春季本是润物无声的季节,没有雨是万万不行的,人们为了?#21908;?#20316;物,抽干了渠里的水,就连流域广阔的长江也出现了断流的情况。

    酷热?#21335;?#23395;即刻到来,旱灾再一降,人畜都安宁不得。饥荒,尸横遍野,?#28872;擼?#26292;乱……各种灾难接踵而至。

    为了求雨,皇帝特请来当朝国师,跪求三天三夜的雨也不得,后来国师?#25340;顺?#28798;难并?#30343;?#22825;?#37073;?#32780;是有妖怪“旱魃”作怪。

    旱魃一出,旱地千里!

    一时间,大唐兴起了全民捉妖的。皇帝还亲自写榜,说凡是能抓到旱妖者,?#30171;?#19975;两黄金,不论生前何等地位,直接官拜三品“护国使?#34180;?

    这年头当个九品芝麻官也能捞着不少好处,更莫说皇帝陛下钦封的正三品大官。

    这种飞上枝头变凤?#35828;?#32654;事百年难得一遇,那些受尽压迫的平民凡反响更加强烈,一个个抄起锄头和扁担就来到了除妖之地。

    除妖之地在长江中游地带,河?#34917;?#35010;,偶尔有一些坑坑洼洼,坑洼中囤慢了死鱼,太阳只要一晒,恶臭滔天。

    这里糟糕又?#29287;?#30340;程度,的确很容易被当成除妖之地。

    狄?#21697;?#26550;着马车,恰巧路过了这儿。

    大唐的水利修得四通八达,即使发生旱灾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河流凭?#29031;?#21457;,大地龟裂,吸收云雾已至天空无法循?#26041;?#27700;,这的确是妖迹?#21335;?#35937;。

    马车行驶在河堤大马路上,?#25918;?#19968;点儿绿色的痕迹。好多户人家坐落在河堤石坝上,家?#19968;?#25143;门口敞开,院子篱笆已干的垮塌,老黄狗躲在屋檐下乘凉,人们则坐在门口发呆,时?#30343;?#25670;摆闲话,抱怨这天地之不仁……此情此景,也许连?#25484;?#37117;是萧条的。

    狄?#21697;?#31199;的马车很?#34987;?#22240;为要?#23637;说?#22823;姑娘和小姑娘,何况小姑娘还染了一身重病,经不起颠簸。而想这样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出现在这条?#29287;?#30340;大道上,是一道极?#35828;?#39118;景,引人注目却不惹人欣赏,人们的眼中只有羡慕与?#20992;省?

    艾晴仍是一?#22868;?#26131;的男儿装,她静静地趴在窗台上,走一程路,看一程风景,不说话,也不做任何表情。

    慕雪依则趴在另一?#21364;?#21069;,悲哀地瞧着眼前所见的?#29287;梗?#22905;终是忍不住道:“你瞧那个姑娘,最多和晴儿一样大,人家都当妈了,背上背着个奶娃儿呢。”

    狄?#21697;?#30340;声音从马车外传来:“在穷苦的地方,女孩子一般都成家得早,只要有生育能力后就可以嫁人生子了。”

    慕雪依撇着嘴道:“可她自己都养不活,更莫说那个孩子。”

    一旁的艾晴却插嘴道:“女人十月怀胎,在她怀上这个孩子前,这里应?#27809;?#27809;有发生旱?#37073;?#35828;到这儿她又扭头冲慕雪依道:“刚才我听见过路的几个村民说,国师演算天机,说制造旱灾的妖怪就在这片长江流域,现在各地的英雄豪杰都跑来除害,这会儿?#37096;?#21040;咱们这块地了吧?”

    慕雪依问道:?#38712;?#20040;?你也想去看看热?#37073;俊?

    艾晴将目光放至马车门前,门帘摇摇?#20301;危?#26102;?#30343;?#22320;能瞧见狄?#21697;?#30699;健的背影,她缓缓道:“看热闹多没意思,朝廷都下谕旨了,抓到妖?#32456;?#36175;万两黄金,直接加官进爵正三品!”她自己都惊叹:“那可是正三品,一年朝廷的俸禄都是好几百两,更莫说捞的油水……”

    慕雪依笑道:?#38712;?#20040;?难不成你也想去掺和着抓妖啊?”

    艾晴目光?#20102;福?#19981;好意思道:“我这三脚猫功夫哪儿能派上用场,我倒觉得狄?#21697;?#21487;以去试试。”

    “狄?#21697;悖俊?#29380;?#21697;?#25197;头支进马车,剑眉紧蹙,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的口吻:“你怎能直呼长辈的名字?”

    艾晴偏过头,她是怕狄?#21697;?#30340;,所以不敢说话。

    “开你的车去。”慕雪依将狄?#21697;?#30340;脑袋推出马车外,并道:“你狄大哥呢,视金钱如粪土,对官僚之位一点儿也不?#34892;?#36259;。”

    艾晴小声道:“我不信让他做皇帝他都会拒绝。”

    狄?#21697;?#30340;豪言又从马车外传来:“小妹妹,老子还真?#30343;譴担?#22914;果当年我要做皇帝,这大唐的江山就?#30343;切?#26446;的,而是该姓狄了!”

    “你你你……你小声点儿,这是大逆不道的话,?#36824;?#24046;听到是要杀头的!”艾晴紧着脸,赶忙劝道。

    狄?#21697;?#36731;嗤一声,以表不屑。

    马车随着河堤往下,以往想要渡河必须再往南下个小半天才能有桥,现在河水被断,马车直接就能从干涸的河?#37096;?#21040;对面去,如此一来?#25925;?#20102;不少时间。

    江边有一口井,不知早早存?#26657;?#36824;是临?#26412;?#30340;,总之十里八乡的村民都带着锅碗瓢盆?#21019;?#27700;,排着的?#28216;?#21482;见首不见?#30149;?

    水井非常捡漏,就是个大泥坑,好像有人在下边儿运作,取水的泵挺大,水桶放下去好一阵子才搅得上来,而打上来的水已不能完全算是水,水混着泥,七分是泥,三分才是水。然后有专门管事儿的将泥水沉淀,等到差不多“清澈”后才发放给排队的村民。

    “唉……”艾晴不忍看见这一惨状,长叹一声关上窗:“想想昨天我洗澡还用掉了三桶水呢,他们却……”

    “这水的确是太浑浊了,就算是烧开了,喝下去也得出毛病,”慕雪依不忍,走出马车道:?#38712;品悖?#25105;觉得咱们还是该帮帮这些难民。”

    马车刚好也停了下来。

    一个妇人,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二话不说便跪倒在马车前,妇人不说话,那小孩子却五体投地?#34507;?#20102;个大礼,并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喊道:“大人?#26579;?#25105;们吧!”

    慕雪依的心?#31508;?#23601;疼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捕鱼王游戏下载 酒馆赚钱 雷速体育比分官网 自动挂机赚钱系统下载 北京pk10 手机在线体育直播 彩票中5.7亿的人死了 上传视频到今日头条赚钱 重庆快乐十分规则 itf网球比分直播 重庆烟花区买烟花赚钱吗 麻将上下分的app 即时比分网球探 三肖6码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