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正文 第455章:弃子
    他想,裴卿卿会特地跑来问这个事,除了怀疑自己的身世之外,北宫琉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说到底,她还是怀疑自己的身世是吗?

    换言之,她是不情愿相信,自己是乾帝的女儿?

    北宫琉虽看似随口反问,但脸色明显就正色了很多,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既然被他都猜到了,裴卿卿也就没什么好遮掩的了,“没错,我是怀疑自己的身世。”

    说话间,她像是若有所思,“我?#30475;?#30475;到陛下,都没有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我怎么都不觉得,自己是他的女儿……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北宫琉能明白她的意思吗?

    她看到乾帝,实在是没有那股血脉相连亲切?#23567;?

    她想,若她真是乾帝的女儿,至少……看到乾帝,她会有想要亲近他的感觉吧?

    可是没?#23567;?

    她丝?#25769;?#26377;想要亲近乾帝的感觉。

    她实在是感觉不到自?#21512;?#26159;乾帝的女儿……

    可乾帝却是那般笃定,还说要在围猎祭祖的时候让她认祖归宗……

    这要看距离围猎祭祖的时候不远了,裴卿卿心里实在是没底。

    所以就?#27809;?#20250;跑来找北宫琉了,希望能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

    毕竟唯一和她身世有关的东西,就只剩那块被北宫琉借走的飞鸾青玉了。

    裴卿卿眼含期待的望着北宫琉,希望北宫琉能明白她的意思……

    “我明白!我怎么会?#24187;?#30333;呢!?#21271;?#23467;琉轻挑又肯定的语气说道,“我怎么看,你跟那个乾帝都不像父女!你们根本就是毫无相似之处,还非得说你是什么皇女?我看啊,乾帝就是想认女儿想疯了吧?”

    ?#21834;?#36825;话说的裴卿卿嘴角一抽。

    想认女儿想疯了?也就北宫琉能说出这种话来。

    瞧着北宫琉一脸的戏?#35270;?#25171;趣,裴卿卿微微眯起了眸子。

    北宫琉这是打趣乾帝呢?还是打趣她呢?

    不过北宫琉说的,可是大实话,他怎么看,裴卿卿和乾帝都不像是父女。

    不论是长相,还是脾性,都毫无相似之处。

    乾帝还非得说裴卿卿是什么皇女!

    也不知道乾帝是不是酒喝多了,把脑子烧坏了?

    不过,这话说回来,裴卿卿的母亲,的确曾是乾帝的宠妃,这是不争的事实……

    也难怪乾帝那般笃定,裴卿卿是皇女。

    “世子这是在挖苦我吗?”瞧着北宫琉一副玩味却煞有其事的样子,裴卿卿翻他个白眼。

    她在跟他说正经的!北宫琉在干嘛?!能不能好好说正事!

    打趣她很好玩吗?

    “没有没?#26657;?#25105;怎会挖苦你呢。?#21271;?#23467;琉笑道。

    ?#21834;?#35060;卿卿无语,没有才怪呢!

    看他那一脸玩味打趣的模样,还说不是在打趣她!

    “你还?#25442;?#31572;我的问题!”裴卿卿无语的给了北宫琉一个斜眼儿,话题都要被他扯偏了,还?#25442;?#31572;她的问题呢!

    镇南王,要她的玉佩究竟要做什么?

    跟她又有何种关系?

    裴卿卿隐约觉得,北宫琉定会知道些什么……只是不知他肯不肯说出来?

    瞧?#25490;?#21375;卿一脸无语的表情看着他,北宫琉倒也正经起来,“那好,我也如实的告诉你。”

    “我确实不知,我父王借你的玉佩做什么?不过我确信,你那块玉佩,的确是我镇南王府之物。”

    岂止是裴卿卿怀疑她自己的身世,就连北宫琉也在怀疑好吗?!

    从他第一次看到裴卿卿的那块玉佩,他就知道,那是他们镇南王府的东西。

    只是却不知,玉佩是怎么落到裴卿卿手上的?

    或者说,与裴卿卿已故的母?#23376;?#20309;关联?

    只?#19978;В?#24403;年知道臻妃的人,几乎都已经死绝了。

    北宫琉就是想查,也是无从查起,这才一直将这件事儿压在心底。

    ?#24576;上耄?#35060;卿卿今儿居然跑来问他。

    能解答裴卿卿这个问题的人,恐怕就只有他的父王了。

    因为北宫琉确信,那块玉佩,的的确确是出自他们镇南王府。

    旁人或许看?#24576;?#26469;,可他却认得,那玉佩上,有他们镇南王府的标记。

    北宫琉所言,字字句句裴卿卿都听的特别清楚,也特别的镇定!

    像是被?#35828;?#20102;个定穴一样,愣是僵硬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北宫琉说了些什么!

    “你是说,我的玉佩是镇南王府的东西?”裴卿卿狐疑的眉心一皱。

    ……

    反观朝堂之上,压抑的气氛还在持续蔓?#21448;小?

    当禁军把曹勇押上大殿的时候,乾帝都要等的不耐烦了!

    再迟一刻,乾帝直接就要二次派人去抓人。

    还算禁军回来的及时,并且把曹勇给带了回来。

    “微臣……参见陛下。”曹勇倒是识趣,一来?#36879;?#20094;帝下跪行礼,像是忘了他是怎么‘大动干戈’的被带进宫来的?!

    “哼!大胆曹勇!你眼里还有朕这个陛下麽?”曹勇一拍桌,那叫一个气势十足,“你伙同林付,毒害霍大将军,你可认罪?”

    尽管曹勇早就料到了会是这个状况,但到了这一步,若说不害怕, 那是骗?#35828;摹?

    毕竟是深关身家性命的事!

    “陛下恕罪……微臣…微臣……”不知是心虚,还是被乾帝吓到了,曹勇趴伏在地上?#34892;?#21457;抖,好半天都说?#24576;?#19968;句完整的话来。

    但其他人却没注意到,曹勇低着头,余光却?#20302;殿?#21521;了一旁的慕玄凌。

    只是慕玄凌面不改色,像是没瞧见曹勇蕴意深长的眼神余光一样。

    “看样子,曹副将是不打算认罪了?”再次开口的,是白子墨。

    单?#24433;?#23376;墨冷峻的?#20339;郟?#23601;能看出他比乾帝更加不耐烦。

    显然是没什么耐心了。

    今日这个朝,时间上的有点长啊。

    主要是他想回家去陪自家夫人了。

    所以,这个曹勇如果识趣,就自己承认了,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不要浪费他回家陪夫?#35828;?#26102;间。

    若是叫在场的人听见白子墨的心声,只怕一个个的都得抹一把冷汗……

    白子墨说话间,也走到了曹勇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曹勇,不紧不慢的口吻道,“事到如今,曹副将该不会天真的以为,你背后之人还会保你吧?林付?#38405;?#26469;说,是个弃子,而你曹勇,?#38405;?#32972;后之人来说,何尝不是颗弃子?曹副将如果够聪明,就应该知道怎么做,才能不连累自己的至亲。”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手机赌钱麻将平台 后三包胆是什么意思 时时彩开奖记录 eos摇骰子稳赚 青海快3推荐号明天 重庆时时猜龙虎和专家 湖南yy麻将群 白姐一码爆料白姐正版四不像 重庆时时彩内部公式 广东11选5助手下载 登录就能赚钱的软件吗 最新开奖号码500 本溪棋牌官方下载 欢乐麻将怎么玩详解 广东好彩1开奖直播 大乐透胆拖投注查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