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正文 第125章:她还委屈呢
    裴卿卿一时间?#34892;?#38169;愕,“是…是芙美人请我来的…”

    她竟发现,自己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刚才她都有底气对抗赵雪芙宫中的侍卫,可面对白子墨的一个眼神,她却没?#35828;?#27668;。

    她又不瞎,看得出来白子墨是在生气啊。

    而且?#30343;?#19968;般的生气。

    她?#28216;?#35265;过白子墨这般冷凉深暗的眼神,深不见底,如同一个深渊牢笼,要将她困押其?#23567;?

    白子墨,他是怎么了?

    谁惹他生气了?

    难道是乾帝?

    裴卿卿发觉,她在白子墨面前,好像个没脑子的白痴一样。

    一点都……捉摸不透他。

    纵使面前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夫君了,可她,还是看不透他。

    “她让你来你就来?本候让你回去,你怎么不听?裴卿卿,你几时这么听话了?”白子墨冷凉的眼神,看的裴卿卿浑身都不自在。

    他的每句话,都像是有针在她身上扎一样。

    极?#30343;?#26381;。

    白子墨,莫名其妙对她发什么脾气?

    是她太把他当回事了,还是太?#35805;?#33258;己当回事了?

    她在芙蓉宫受人压迫,他一句关心的话都没?#26657;?#21453;倒对她发脾气?

    ‘蹭’的一下,裴卿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白子墨。

    她说,“白子墨,你别仗着我?#38405;?#22909;,你就可以?#35805;?#25105;当回事,我看重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夫君,若我不看重你,你于我来说,?#36824;?#23601;是个无关紧要的陌路人。”

    要冷?#24120;?#22905;?#19981;帷?

    她重?#24433;?#23376;墨,可白子墨却这般轻视她。

    裴卿卿突然觉得自己挺自作多情的。

    她不怕别人拿刀架着她,可她受不得白子墨这般冷嘲热讽的跟她说话。

    她还委屈呢,她跟谁说去?

    “裴卿卿,本候看你是越来越大胆了。”白子墨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玖月,把她带回去。”

    后一句话,自?#30343;?#21545;咐玖月的。

    居然说他仗着她对他好,就?#35805;?#22905;当回事?

    这女人,还有没有点良心?

    他若?#35805;?#22905;当回事,又何须急匆匆赶来?

    还敢说不看重他?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裴卿卿,看来是本候太过纵容你了,让你摆不清自己的位置。

    白子墨冷着一张?#24120;?#25972;个人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冰山,散发着冷冽的寒气。

    玖月也知道主子不高兴,只能听?#21448;?#23376;的吩咐,对裴卿卿态度还算恭谨,“夫人,请随属下回去吧。”

    主子这是在救你啊夫人!

    你可要明?#23383;?#23376;的心意啊。

    裴卿卿面容清冷,什么话也没说,最后只深深地看了一眼白子墨,就走了。

    看来,夫人是?#24187;靼字?#23376;的心意啊。

    玖月无声的叹息一声。

    全程,就是裴卿卿和白子墨小两口的事,就算是吵架,闹的不愉快,也是她们夫妻俩的事。

    赵雪芙,甚至是北宫琉,那都?#30343;?#20010;外人,就没有他们插手的机会。

    尤其是赵雪芙,貌美如芙的脸上表情纠结极了。

    既期待,又记恨。

    记恨白子墨对裴卿卿那贱?#35828;?#24199;护。

    却又期待白子墨能看她一眼,“子墨…”

    美人深情嘀喃,惹人怜爱。

    只?#19978;В?#30333;子墨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期待注定落空。

    甚至连句话都没跟她说,白子墨就走了。

    最后,还是北宫琉似笑非笑的说了句,“告辞。”

    出宫的路上,裴卿卿走在前头,整个背影都是清冷的。

    白子墨跟在后面,面色冷峻。

    “你明知是赵雪芙故意为难她,为何还要对她发怒?”

    北宫琉陪着白子墨走,望?#25490;?#21375;卿的背影,他都能想象的到,裴卿卿是个怎样?#33041;?#30340;脸色。

    ?#30343;?#35060;卿卿却听不见他说的话。

    白子墨一句话没说,就能把裴卿卿从芙蓉宫里带出来。

    换了别人,赵雪芙?#30446;?#36825;么容易放人?

    也就白子墨有这面子。

    “本候?#30343;?#22312;告诫她,不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白子墨深邃的眼?#26032;?#36807;一丝复杂的情绪,谁也没看清那是什么。

    北宫琉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你的意思,是她不该招惹赵雪芙?”

    这话,颇有?#36824;?#36131;问的口气。

    那眼神,好似在说,白子墨,你别让我看不起你!

    身为男人,身为夫君,白子墨不想着维护裴卿卿,却还责怪她不该招惹赵雪芙?

    再说了,?#32622;?#23601;是赵雪芙?#26085;?#35060;卿卿麻烦的啊。

    北宫琉皱着?#32426;烦?#30528;白子墨,他就?#24187;?#30333;了,明明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看不透一个赵雪芙?

    论美貌,虽说裴卿卿确实不及赵雪芙,但,裴卿卿生的也不差啊。

    难不成白子墨还真就被赵雪芙那张脸给迷惑了?

    这可不像是他认识的白子墨。

    白子墨幽幽的瞥了一眼北宫琉,“今后她最?#32654;?#32769;实实的呆在府?#26657;?#19981;能招惹任何人。”

    他没有正面回答北宫琉的?#20365;猓?#21364;也说的很清楚。

    裴卿卿,不能招惹任何人,包括赵雪芙。

    想起查到的消息,白子墨深邃的眸光愈发的深沉起来,他大致已经查到了裴卿卿的身世。

    一旦被人发现她身上有飞鸾青玉的事,只怕她会招来性命之忧。

    只有呆在侯府,保持低调,他才能保护她。

    然而这些,白子墨是不会跟北宫琉解释的。

    明?#24187;?#30333;就看北宫琉自己了。

    ?#21834;北?#23467;琉闻?#38405;?#28982;了一下。

    说到底,他?#30343;?#20010;外人,本不该插手别人夫妻之间的事。

    虽然挺为裴卿卿惋惜的,但最后北宫琉却也?#30343;?#21497;息了一声,“侯爷,你可别忘了,你是她的夫君。”

    是她的夫君,?#36879;?#29031;顾好她,保护好她。

    这才是人为丈夫该做的事。

    他是在提醒白子墨,也是在劝诫白子墨,别犯糊涂。

    前面裴卿卿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可不知为何,北宫琉总觉得裴卿卿身上有股很亲切的感觉,总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想?#25417;?#22905;。

    或许,是?#24066;氏?#24796;吧?

    裴卿卿说起来,也是个可怜的。

    爹不疼娘?#35805;?#30340;,嫡母还尖锐刻薄。

    他?#36335;?#33021;想象的到,裴卿卿在裴家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就像他,身为质子,被困异国他乡,日日谨言慎行,从不敢有片刻的松懈。

    可他比裴卿卿?#20197;说?#19968;点是,他有疼爱他的爹娘。

    不幸的是,终年不得见爹娘?#24187;妗?

    他已经,有六年没见到父王了吧?

    有六年,没机会回神昭国去看一看故国了吧?

    北宫琉面露感叹之色,眼睛里的怀念是那么的明显。

    白子墨一眼就看出他所思所想的,低沉的嗓音道,“私闯后宫乃是重罪,你若想安安?#20219;?#30340;回到神昭国,那就别再给自己留下让人拿捏的话柄。”

    隐忍了六年,眼看就快要等到质子期满,这个时候,乾帝可等着抓他的把柄呢。

    北宫琉,举步维艰,该好自为之才是。

    白子墨,亦是在提?#25276;?#35686;戒北宫琉。

    “多谢侯爷提醒,我明白。?#21271;?#23467;琉风流一笑,转瞬间又变回了那个风流倜傥的世子爷。

    出了宫门,北宫琉便和他分道扬镳了。

    白子墨上了马车,却发现马?#36947;?#27809;人。

    “她人呢?”白子墨深邃的眸中隐含?#25490;?#28779;。

    这女人,可真?#35805;?#20998;。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38476;?#21319;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至尊人生官网
pk10精准计划微信群 吉林11选5胆拖投注表 胆大包天无人管打一生肖 养青蛙卖赚钱吗 北京pk10赛车直播开奖 一个城市扩展什么赚钱 AG甜一甜屋官网 蓝球杀号必赢 德州哪里有卖麻将的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福彩3d长期投注技巧 卖开水赚钱吗 南京开奶茶店赚钱吗 单机捕鱼达人官方版 闲来陕西麻将娱乐版